离开了南开的南开,还是南开么?

离开了南开的南开,还是南开么?

从卫津路94号到同砚路38号,96岁的南开大学如果有一张个人名片,今年起,她要印上一个崭新的标签。

立于民族危难之际的南开大学曾历经日军炮火举校南迁,发展新时期亦同时运营过迎水道校区和泰达校区,但其精神内核一直植根于八里台一地,未曾离开。甚至有南开老教授饱含感情地称八里台为南开大学的福地。

自2008年起酝酿,2011年底培土奠基,历时三年半多的建设,南开津南新校区于2015年9月正式启用,新兴学科、交叉学科和部分应用学科共14个专业学院的13000余名学生、2000多名教职工从八里台校区动身搬家,将在这里开始崭新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根据南开大学的规划,暂时仍保留在八里台校区的还有文学院、外语学院、数学院、物理学院、化学院、生命科学学院、经济学院、商学院共8个学院。

高校如人,南开自有她的精神和品格,在96岁的时候,她迈出了改变的一步,正式进入“新校区篇章”。

高校搬家 抱怨声起

人的记忆虽是绵长,却总是和固化的形态相生相伴,对母校的情感和记忆更是与校园里的一草一木息息相关。

再一次走进八里台校园,已明显能感受到人少了好多,不管是学活、二教,都不再有往日那般热闹。广大的海内外校友心系母校,担忧新校区搬迁使南开历史被割裂;熟悉在八里台校区工作的教职员工,苦于每天在路上的往返奔波;已经在老校区学习生活过的学长学姐,打包行李的同时在网上发帖,求问如何将老校区校园内的流浪猫一并带到新校区去,尽管玩笑,情感可见一斑,即是玩笑,也遭到了仍在老校区学子的强烈反对。

只有南开大学新校区今年迎来的首批新生,对于这群新南开人,他们的大学并没有分层的界线,他们并不用挥手告别莲叶接天的马蹄湖和白杨高耸的大中路,对于他们,只要踏进大学,一切就都是新的。

从卫津路94号到同砚路38号,这一段距离在电脑地图上直线测距大约是20公里的距离,开车从卫津路至外环线走津港公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大约需要40分钟,而连接两校的612路公交车,被学子戏称为周末进城像春运。

新校区的搬迁必然伴随着困惑、质疑和抱怨之声。高校的形成也不同于住宅区域的建设,而是有其自身规律,既需要长期的历史积淀,也需要独特的文化基因。新校区硬件设施可以平地而起,但是配套、交通乃至文化自觉认同仍待时日。

南开大学一位基层教师黄澜(化名)现要在新校区工作,他告诉记者,交通是每天最大的问题,南开多数一线青壮年教师在老校区周边区域购房,稍微远一点的也是在阳光100、中北镇等地,那么现在每天乘坐班车往返新老校区上下班的交通时间在两个半小时至四个小时间。班车最晚一班是晚8点半,错过只能留宿新校区,而青年教师公寓等建设还未及时跟进。如果选择自驾,则要错峰出行,交通成本令很多教师心生不满。另外,周边的交通配套仍然落后,师生消费、娱乐、文化需求需要前往津南咸水沽镇上。

在南开历史上,1922年,已创立三年的南开大学即面临着校舍紧张的境况,彼时,八里台还是天津城南的一片郊区,张伯苓选定此地为南开大学校区,八里台之所以闻名,是因为她孕育了南开大学。在南开同仁的悉心擘画下,到20世纪30年代初,南开大学已经成为天津城南一处优雅、宁静的世外桃源,少长咸集、群贤毕至。

甚至连南开区定名也在南开之后,清末人称此地为天津老城“南边的开洼地”,1956年始设南开区之名。

在2015年之前,南开唯一一次离开南开,是1937年,因为日军炮火,几乎将整个校园摧毁,独留思源堂屹立不倒。1938年,南开与北大、清华成立西南联大,1946年返回八里台。

南开为何要离开南开

离开了南开的南开,还是南开么?

那么在历史发展新的时期,南开为何要离开?查阅南开大学新校区的大事记,要从2008年开始溯源,提到这段历史,另一所本市的学府重地天津大学的名字要同时被提及。

2008年底,南开大学和天津大学向天津市政府上报两校《关于尽快启动新校区规划和建设的请示》。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张高丽,市长黄兴国都作出批示,要求把两校新校区建设和城市的规划布局一并考虑。

2009年6月,天津市委常委会通过了天南大新校区选址津南区海河中游南岸地区,各占地2.5平方公里(3750亩),共享区域1平方公里的方案。

2010年3月,教育部和天津市人民政府在北京签署了《教育部天津市人民政府共建南开大学 天津大学新校区框架协议》。按照协议,新校区建设由教育部、天津市及两校共同筹资,教育部和天津市将加大支持力度。

2011年12月,天津海河教育园区二期工程暨南开大学、天津大学新校区建设开工仪式在海河园新址工地举行。

在历史发展新的阶段,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同时遇到了空间不足的问题。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加上迎水道等校区占地面积约3154亩,天津大学七里台校区则是约占地3253.5亩。网友给出了一份同为“211”“985”的国内知名高校,浙江大学6个校区占地面积约6750亩,吉林大学6个校区约为9330亩,较为集中的也是从5000亩到7000亩,南开大学和天津大学的原有教学用地排名靠后。数据作为参考,也反映了这两所名校的现实困境。

而新校区建成后,两校各自同时拥有2.5平方公里也就是3750亩的办学用地,校区占地面积比原先都增加了整整一倍。

南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张晓唯告诉记者:高校搬家包括整体搬迁、学校合并、校区拓展等多种形式,南开的搬迁是如同细胞分裂的拓展形式。“我不赞成高校发展一定要有股新校区风潮,一味在规模上面积上更大,这是误解。大学的发展,是要根据每一个地区发展的需要,也是学校自身新的发展需要,新校区建设要综合考量成本,并非规模越大越好,质是主要,量是其次。”

1957年出生的张晓唯也在此次“搬家”教师之列,他觉得新校区很新鲜,也有了全新的办公室,办学硬件条件等相较于老校区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但配套设施尚未齐全、周围交通商业设施也不是很发达,刚刚搬迁过去,这恐怕也需要一个过程。而面对样的过渡时期,只有依靠科学的管理,来尽量消除不利因素。”

张晓唯认为,学校、学科的发展没有必然联系,就像新校区有了很好的硬件设施,并不等于新校区就是新学科发展的推动力。实际上,龚克校长所提出的新老校区双校区运营,给大学的管理提出了更高的挑战,以前并没有经验,在管理上要摒弃粗放式管理,转而实现精细高效,在教学、管理跟上双校区。高校新老校区要以此为契机,空间得到释放,进一步优化学科,形成最大化动力,让学生得到长足发展,这是符合教育基本规律的。

中国式大学“搬家”

在中国100余年的现代高等教育发展史上,大规模的高校搬迁大致发生过四次。第一次在抗战阶段,高校辗转迁移。第二次是在20世纪50年代,新中国成立,为适应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加快地方大学建设,拆分综合性大学建立专业院校,大量高校由沿海地区向内陆迁移。文革时期也有一定调整。最近一次就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大学扩招,大学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搬家、调整,形式主要以原先位于城区的高校向周边区域拓展、外迁为主。

对于大学扩招的历史背景,1999年,教育部出台了《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文件提出到2010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将达到适龄青年的15%。进入2008年后,教育部表示1999年开始的扩招过于急躁并逐渐控制扩招比例,但在2009年环球金融风暴的背景下,教育部开始了研究生招生比例的调节。2012年4月,教育部发布《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今后公办普通高校本科招生规模将保持相对稳定。

记者同时查询,南开大学近年来的本科新生入学数量基本稳定,本科一个年级的学生大约是3500人左右。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在新校区启用仪式上曾作出清晰的表态,对整个南开大学来说,这不是搬迁,而是拓展,“因为对整个学校来讲,我们历史传统发祥地、八里台的基地没有变,并不是我们从八里台搬走了。我们向津南校区拓展了3700亩。它的意义是南开整个教学事业和学术事业的拓展。第一,两个校区都保持了文理综合的特点;第二,我们的拓展是向天津‘双城双港、相向发展’的中心区去了,更贴近天津发展更活跃、更前沿的滨海新区;第三我们希望为今后留学南开、南开国际化发展提供物质条件。”

张晓唯分析,高校发展要看科研质量,教学水平,以及毕业生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有些学校将从新校区发展中受益,有些学校新校区铺得太大,浪费资源,这些要若干年以后才能看清楚。

教育人士同时指出,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进程加速,北京的部分高校将会迁到河北,也有可能会引起一轮新的高校“搬家”。目前中国人民大学向通州拓展新校区,已进入实质性进程,但这同样面临着“大学外迁,不像把一棵树刨起来栽到另外一个地方那么简单”这样的困惑。

南开,南开,越难越开

1934年,在南开创办三十周年校庆纪念会上,张伯苓正式宣布“公”和“能”为南开校训。在南开的校训中,“允公允能”的后半句是“日新月异”。

张晓唯指出,南开本来是一个历史的概念,起于城南的大开洼,慢慢有了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南开区。南开也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概念,离开了南开老校区并不代表南开精神湮灭,南开的传统和精神不因地理位置而改变,从大的空间观来认识大学发展过程和大学前景,南开仍在海河流域,并没有离开自己的精神源泉,新的校区同样是南开的味道。经过五至十年的发展,新校区将会发展得很好,

在新校区内,南开在努力植入南开基因,比如在校园东西主轴上规划了一片历史复建区,翻建南开的老建筑“思源堂”“秀山堂”和“木斋图书馆”,从使用功能上将承担校史档案和博物展览等任务。

但黄澜等人认为,交通配套以及教师公寓的建设应该及时跟上。

“我们是来拓荒的。”这是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大三学生李佳晟来到新校区后的第一感觉,在老校区两年的生活经历让他对那片“故土”难舍难分,然而在新校区生活了两个月后,他有了新的认识。在他看来,两个校区各有长处,不存在哪个更好的问题。过去老校区八人间里有睡在下铺的兄弟,现在新校区超豪华四人间里上床下桌学习超方便;你在老校区暖气房里背心短裤,我在新校区空调房里四季如春;老校区有情怀,有底蕴,湖边都是小情侣,新校区硬件好,面积大,“小情侣一晚都逛不完”。

在南开区留下回忆,在津南区书写未来。位置在变,南开人爱校之心不变。即使抗战时期颠沛流离,南开之魂不灭。李佳晟说,只要南开人在,南开精神就在。2015届智能科学与技术本科毕业生刘翔宇则调侃说:“新校区的兄弟们可以专心学术了。”但他也不认为搬校区会影响未来学弟学妹们的选择。

11月15日,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在北京校友会年会上说,新校区投入使用了,但对八里台校区要做重新规划,轻易不动土,沉静下来,仔细想想怎么搞好规划。“我们不能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就叫南开,起家就在这个地方。”龚克希望校友对怎么优化八里台校区提出建议。

刘翔宇告诉记者,说不好南开精神具体是什么,总觉得它可以是马蹄湖的荷花,也可以是南门的总理像,还有可能仅是“南开”二字。因为,“南开,南开!越难越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掌上生活

热门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