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只有成功,才是真正的公益

高端访谈中新经纬刘旭辉2017-03-30 09:12
0

[摘要]不想当总裁的财经女记者不是好创业者。从正式推出共享单车到如今的近一年间,摩拜单车和它的创始人胡玮炜,在风口浪尖上完成了一个创富的神话。

不想当总裁的财经女记者不是好创业者。从正式推出共享单车到如今的近一年间,摩拜单车和它的创始人胡玮炜,在风口浪尖上完成了一个创富的神话。摩拜的成功被赞扬,它的任何瑕疵也被置于高倍显微镜下。不管面对褒扬还是质疑,胡玮炜说,我们是创造规则的人。

“很多写我的文章,根本没有采访过我”

摩拜单车最初的办公地点,位于北京海淀区的768文创园,不久前搬到了朝阳区麦子店街的一处写字楼。胡玮炜的办公室位于三层,从窗户往外看去,视线与亮马河平行。胡玮炜似乎对新的办公地点很满意,她说,这一带特别适合骑单车,这样的小路,如果不骑单车的话,根本就看不到。她说的小路,是指亮马河的滨河路。

自从去年4月在上海正式推出智能共享单车,胡玮炜和摩拜单车一下子火了。不管是否接受,“摩拜教主”、“创业女神”、“女文青”等各种标签,都被贴到了她的身上。在关于胡玮炜的各种报道中,“摩拜单车失败了就当是公益”,是最流行的一句话。不过,胡玮炜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专访的时候表示,这句话需要澄清。

胡玮炜解释,她曾经跟摩拜的天使投资人说,如果失败了,那些自行车都还在路上,就像公益一样。她特别强调,是获得天使轮投资的时候说过类似的话。“我觉得只有成功,才是真正的公益吧,我们持续地把这件事情做好,才是更好的公益啊。”胡玮炜说。

作为前财经女记者,胡玮炜有些不理解,为什么那些媒体根本没采访过自己,却要写出这样的文章?不过,或许是“被上头条”的次数太多,胡玮炜早已见怪不怪,“每天在做一件创造性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

押金秒退到账户,我们怎么可能去用押金?”

如果说,各种未经核实的“胡玮炜曾说”只是创业中的花边新闻,无伤大雅,那对于摩拜运营模式的猜测和质疑,就不得不重视了。其中最吸引眼球的,就是摩拜单车对巨额押金的管理。

“你以为共享单车是租赁行业?其实人家是做金融的”,“数亿元的共享单车押金去哪了?背后的水好深”。新华社在一篇报道中曾提及,摩拜的押金存量可能已达近30亿元。

摩拜在官方回应中称,公司跟招商银行合作,建立了专门监管押金的账户,这个账户独立且被监管。然而,这似乎并不足以消除所有的疑问,关于押金的质疑,依然在持续发酵。

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专访时,胡玮炜提起押金问题,显得有些严肃:“押金一直就在那个账户里,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用过。现在押金是秒退到账户的,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可能去用押金?”

同时,胡玮炜也解释了此前押金“充易退难”的原因。她介绍,去年9月之前注册的那批用户,由于支付平台的技术原因,退押金时需要手工操作才能到账,所以有2到7天的延迟。而随着技术的改进,此后注册的用户,押金都能实现秒退。

“谁的用户体验好,谁就能胜出”

3月以来,摩拜的用户惊喜地发现,骑行优惠一下子多了。全国“两会”期间,北京免费骑行一周,随后是“充100得210”的充值赠送活动,几天之后的植树节,摩拜则推出全国免费骑行。

摩拜的对手们也没闲着,ofo等相继推出免费骑行活动,战火甚至烧到新加坡等海外市场。北京晨报援引一份报告称,以活跃用户量统计,摩拜单车的市场份额约为70%;但第三方研究机构报告显示,ofo共享单车市场占有率已超51.2%,位居市场第一。如此胶着的战局,不免让人想起当初的网约车“烧钱”大战。

“烧钱”无可厚非,没有商业模式的大肆烧钱才遭诟病。“激烈竞争之下,共享单车已经从付费往免费方向走了,后续会不会倒贴钱让用户去骑单车?”全国“两会”期间,互联网大佬马化腾也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3月23日,摩拜宣布推出红包单车,一度被解读为花钱请用户骑车,小马哥的担忧似乎成了现实。升级版的“烧钱”来了?对此,胡玮炜表示,竞争很正常,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烧钱”,也可以理解为培养用户的习惯。

“比如免费的时候,会有更多人骑自行车出行,更多的人下载APP,以前不用现在变成用。”胡玮炜认为,这只是正常的促销行为。“回到商业的本质,谁的产品好,用户就用谁的。谁的用户体验好,谁就能胜出。”胡玮炜说。

“要去学习和认知政府的诉求是什么”

3月份,摩拜的两大阵地上海、北京,相继在共享单车的监管上迈出重要一步。23日,上海发布共享单车征求意见稿,提出了须加装GPS定位系统、年满12岁才可使用、三年报废等监管意见。随后,北京也传出将出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的消息。

在更早的时候,深圳、成都、厦门等地,也纷纷出台相关措施,对共享单车企业提出了不同的要求。据悉,摩拜目前已先后进入30多个国内城市以及海外的新加坡。在不久的将来,各地监管制度陆续出台,摩拜如何应付不同的监管要求?

胡玮炜认为,共享单车还是新生事物,希望能用相对创新的方法,去解决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就监管而言,她认为这是一个企业和监管部门之间相互学习、相互认知的过程。“我们要去学习和认知政府的诉求是什么,城市管理者想要怎样更好地管理城市,他们也会了解我们的产品是怎样的。”

对话

中新经纬:从做记者采访别人,到创业被很多人采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胡玮炜:其实当记者特别幸福,我从中学时候就觉得,我长大要当记者,而且是战地记者。我的偶像是法拉奇,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具有常识和逻辑。当记者要有很强的突破性,这是当记者的优势。

说实话,被采访这件事,我其实非常不习惯,但这个是我要去面对的事情,那我就努力来面对吧。

中新经纬:从零开始,把摩拜做到目前的程度,给自己的管理能力打多少分?

胡玮炜:我还在不断的学习,产品2016年4月上线,从当时的1个城市到现在30多个城市,这样的成长速度,对公司每个人成长的速度要求是很高的。

中新经纬:越来越多的资本加入摩拜,盈利的压力大吗?会不会更多要考虑对投资人负责?

胡玮炜:其实你们可以去观察我们的投资人,基本上都是比较认可我们价值观的,以及认可这件事情的人,他们明白做这件事需要周期。

如果只是以盈利为目标,那就是一门生意,现在是需要把它全方位打通。比如跟政府的配合,用户的努力,甚至媒体传播的方面,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中新经纬:听说在没有盈利的情况下,摩拜拒绝了很多在车体上投放的广告?

胡玮炜:大概去年9月份开始,陆陆续续有很多企业,表达了投放广告的需求。你们听到的只是做广告这一件事情,实际上我们需要投入很多精力研究和对接。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把用户体验做的更好。

中新经纬:越来越多的企业入局共享单车,希望能分一杯羹,你认为摩拜的优势在哪里?

胡玮炜:我们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而且我们是最大的,以及最早做这个行业的公司。我们是领先者,是创造规则的人。我们没有过度关注竞争,当然竞争确实存在。

中新经纬:恶意破坏共享单车一度引发热议,有观点更多地从道德层面去讨论。这些能用技术手段解决吗?

胡玮炜:可以用技术的手段解决,比如偷车的问题,如果自行车上安装了传感器、GPS,车倒了或者车速有异常,后台都会显示。

中新经纬:大量单车在个别地点堆积,形成“潮汐”现象,对用户来说很不方便。很多家企业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胡玮炜:潮汐现象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解决。地铁站的吞吐量,在那一瞬间爆发出来了,我们只能说缓解潮汐现象,但是现在还要用技术的力量去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掌上生活

热门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