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原标题:你知道吗?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未来的北京什么样?

就在“雄安新区”刷屏朋友圈之际,北京的新版城市总规草案正在向社会公示。这是北京第7次编制城市总规,“定调”未来15年城市规划。

城市副中心拔地而起、雄安新区横空出世……时代的巨轮轰隆前行,北京的未来在哪里?

编者多次探访北京市规划展览馆,为你梳理了以下四大看点。(文末附京津冀城际铁路图、地铁图,耐心研究,亮点多多哦)

一、看两个“千年大计” ——北京发展的“新两翼”

4月1日,雄安新区呱呱坠地。官方通稿形容它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千年大计”的定位一语激起千层浪。但据编者观察,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官方首次提及“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是形容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建设。

如果仔细对比两个“千年大计”的官方用语,会发现,雄安新区与北京城市副中心还有一组相同的形容词——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

针对雄安新区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就在前几天,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均进行了表态和解释。

赵克志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雄安新区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规划建设雄安新区,有利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共同形成北京新的两翼。

他说,规划建设雄安新区,也形成了河北的两翼,一翼是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推进张北地区建设,另一翼是雄安新区,带动冀中南乃至整个河北的发展。

在赵克志看来,雄安新区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新区,其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有效吸引北京人口和非首都功能疏解转移;其次是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还是体制机制创新的高地和高端高新产业集聚地,不是大搞房地产开发,更不是炒房淘金的地方。

日前北京市召开副市级以上领导干部会议,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强调,要把支持雄安新区建设作为北京自己分内的事。他说,要着力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快推进交通一体化建设,在公共服务共建共享上深入开展合作,不断提高新区对北京非首都功能和人口转移的吸引力。

郭金龙表示,要更加主动地推进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支持雄安新区建设。

雄安新区的规划还未解开面纱,但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千年大计”已露出真容。

根据《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草案)》,北京城市副中心2030年常住人口规模调控为130万人内,就业人口规模调控目标为60-80万人。通过有序推动市级党政机关和市属行政事业单位整体或部分转移,带动中心城区其他相关功能和人口疏解,2030年承接中心城区40-50万人常住人口疏解。

从空间布局来看,北京城市副中心将形成“一带一轴多组团”的格局: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中新社 曾鼐摄

关于北京城市副中心还有这几个关键词:

打造3个示范区

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

建4个城市

绿色、森林、海绵、智慧城市;

突出3个城市特色

水城共融、蓝绿交织、文化传承。

啥也别说了,为了亲眼看看“千年大计”,好好锻炼身体吧……

二 、看城市规划——“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

“雄安新区的,是否将带动北京南城的发展?”

北京市委专家讲师团讲师、北京市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一平说,以往的北京城市规划,是以北京行政区域为主进行布局,如有些区域发展工业、有些是金融等,但新版的城市总规完全是一种新思路——以京津冀三省市为整体规划北京发展。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对京津冀提出 “一核、双城、三轴、四区、多节点”的区域格局。

“四区”是指中部核心功能区、东部滨海发展区、南部功能拓展区和西北部生态涵养区,其中的“中部核心功能区”由河北省保定市、廊坊市与北京市、天津市共同构成。

“北京、雄安新区的未来发展,要置身于京津冀中部核心功能区中,进行更精准的定位。” 张一平说,纵观国际城市发展经验,弱化行政区划是首都发展的一种趋势,如巴黎市和周边省市构成“巴黎大区”,伦敦与周围城镇组成“大伦敦”等。

但他强调,“大区”不是要无限扩展地盘,而是重在功能拓展,推动首都与周边城乡一体化发展。“不要再计较‘你的我的’,而是谋取区域发展的共赢。”

卫星城或许将成为过去,节点型城市是主流。张一平说,京津冀区域未来不再需要发展“五脏俱全”的卫星城,而是应打造不同功能的“节点型城市”,如有的城市以农业为主,有的城市重在健康产业,共同构成区域整体,并非要在一个城市涵盖全部功能。

张一平以日本琦玉市举例。位于日本首都东京周边的琦玉,毗邻重要的工业区千叶县,是千叶县大量工作人口的居住地。但这里不是个“睡城”。多年来,琦玉拓展与居住相关的产业,尤以花卉业闻名,全市定期举行花卉大赛、引导居民种花和插花等。再依托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居住在琦玉上班族无需经过东京,便可直接抵达千叶。

张一平认为,随着交通路网的完善,可能只是依托某个小产业,打造工作便利、生活舒适的城市环境,将是未来的方向。

三 、看功能疏解——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根据安排,今年年底前,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套班子”等机构将率先启动搬迁至城市副中心,并以此起到示范带动作用,远期带动约40万人疏解至此。

雄安新区的规划尽管并未出炉,但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提速,积聚在首都的部分功能或将转移至此。

根据国资委新闻中心微信号报道,从4月1日到9日,8天时间内已有中核集团、中石油、中石化等31家央企集体发声“雄安新区建设不缺席,与发展政策同频共振”。据悉,产业进入将是一些企业响应新区建设号召的重要形式。

随着产业转移、功能疏解,北京未来如何发展? 北京城市总体规划草案给出了明确答案。

优化首都核心功能,区域将“错位发展”。北京将形成“一主、一副、两轴、多节点”的格局。

从“一主”中心城来看——东城与西城组成的“核心区”,重点承载政治、文化、国际交往中心的功能;是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重点地区;彰显国家形象的重要窗口。

石景山与海淀组成的“西北部地区”,将以科技创新、文化中心为主导功能。朝阳的东、北地区将构成“东北部地区”,主要承载国际交往、文化中心的功能。丰台与朝阳南部的“南部地区”,以保障首都核心功能的城市服务为主。

历史名城的古都风韵,将代代传承。 草案着重强调,要加强历史名城的保护,多措并举,积极推动旧城的整体保护,对旧城的空间格局、城市肌理、建筑形态、河湖水系等均提出要求。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中新社曾鼐摄

具体来说,要保护7.8公里长的明清北京城中轴线的传统风貌;重塑旧城平缓开阔的空间形态,以故宫、皇城、六海为中心,按原貌保护区、低层、多层、中高层限制区四个分区,严控新建建筑高度;要重现银锭观山、景山万春亭、北海白塔等地标建筑之间的景观视廊;要恢复历史河湖水系,凸显明清北京城廓,形成六海映日月、八水绕京华的怡人景观;恢复具有老北京味的传统街巷胡同肌理和四合院居住形态……

绿色、宜居更是重点。北京未来将构建“一屏、三环、五河、九楔”的绿色空间格局。“三环”意味着将打造城市公园环、郊野公园环、环首都森林湿地公园环。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中新社曾鼐摄

北京将构建完善的便民服务网络,到2020年基本实现一刻钟社区服务圈。

今年3月底,北京市市长特意到东城和西城区明查暗访,专为整治背街小巷“把脉开方”。拆违建、整“七小”、治开墙打洞……一系列专项治理在北京加速落地,以恢复街巷风貌,优化环境。

疏解是为了提升,腾笼意在换鸟。大气庄严、绿荫环绕、舒适宜人、展示传统文化的精髓、体现现代文明的魅力…… 这样的帝都,你不期待吗?

四、看交通互联互通—— 地铁新机场线19年通、固保城际过“雄安”

京津冀交通路网,正越织越密。编者从北京城市总规划中,发现了这张最新版的京津冀城际铁路示意图,涉及新机场、安新县等。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中新社曾鼐摄

红色为近期实施线路,绿色实线为远期规划线路,绿色虚线为远期预留线路。

值得关注的,固安至保定城际铁路,很可能穿过“雄安新区”。编者从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政府网站上,找到“廊涿固保城际铁路环境影响评价第二次信息公告”。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政府网站

根据公告,固保城际铁路自廊涿城际新开固安西站引出,向南经高碑店,雄县后自东侧引入津保铁路白沟车站,而后线路向西经容城、安新,跨白洋淀,向西至保定,与京广铁路保定东站并站,线路全长98.32km。全线共设置固安西、双辛产业园、张六庄、白沟、容城、白洋淀、安州、科技城北、保定东共9座车站。

细看城际铁路线之前,先要明白“三轴”。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打造“三轴”,即京津、京保石、京唐秦三个产业发展带和城镇聚集轴。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中新社曾鼐摄

京津发展轴,主要是推动北京、廊坊、天津交通沿线主要城市加快发展,辐射张家口、承德;京保石发展轴,将推动北京、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交通沿线主要城镇加快发展;京唐秦发展轴,将推动北京、宝坻、唐山、秦皇岛交通沿线主要城镇加快发展,辐射沧州。

其中,北京城市副中心位于京唐秦发展轴,亦庄-大兴新城、新机场地区位于京津发展轴,房山新城位于京保石发展轴。

随着京津、京保石、京唐秦“三轴”不断完善,到2020年前,将基本实现京津石中心城区与周边城镇0.5-1小时通勤圈,京津保0.5-1小时交通圈。

从具体线路来看——到2020年前,将实施北京至霸州铁路、北京至唐山铁路、北京至天津滨海新区铁路、崇礼铁路、廊坊至涿州城际铁路、首都机场至北京新机场城际铁路联络线、环北京城际铁路廊坊至平谷段、固安至保定城际铁路、北京至石家庄城际铁路等9个项目,总里程约1100公里,初步估算投资约2470亿元。

再看北京新机场,它位于新机场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礼贤镇、榆垡镇及廊坊市广阳区,规划远期年客流吞吐量1亿人次。

被称为“最快地铁”的新机场轨道线,去年底开建,将于2019年全线通车试运营。41.36公里,全程19分钟。这条新线仅设3站,北起草桥站,经过磁各庄站,南达新机场北航站楼站,远期预留了南航站楼站。

草桥站,将实现“四线换乘”,除了已有的10号线和机场线,还能换乘规划建设的19号线与11号线。磁各庄站,将可换乘规划中的城际联络线。新机场北航站楼站,将是“五线换乘”,除新机场线外,还将可换乘京霸城际铁路、廊涿城际铁路(与城际联络线共线)和其它两条预留线。

雄安并非唯一的千年大计 北京中心城会被“搬空”吗

图片来源:中新社曾鼐摄

据测算,未来从三环的草桥站到新机场站的运行时间仅需19分钟,从二环到新机场大约半小时。

天哪,编者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穿越到2019年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掌上生活

热门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