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烨自曝与儿子诺一的故事 全程卖萌笑点满满

腾讯娱乐 [微博] 2017-05-26 11:10
0

[摘要]2017夏季腾讯娱乐“星空演讲”活动在北京语言大学举行,刘烨是当晚的第三位演讲者,“火华社长”的演讲风格可谓足够“没风格...

(原标题:刘烨自曝与儿子诺一的故事 全程卖萌笑点满满)

刘烨自曝与儿子诺一的故事 全程卖萌笑点满满

刘烨做演讲

2017夏季腾讯娱乐“星空演讲”活动在北京语言大学举行,刘烨是当晚的第三位演讲者,“火华社长”的演讲风格可谓足够“没风格”:现场忘词、几次口误、还要遭观众拆台,让现场气氛更加轻松,观众们笑声不断。刘烨在台上一点架子都没有,像是个邻家叔叔和观众讲起自己和自己父亲的故事,以及自己当上爸爸之后的甜蜜感受

他的演讲主题有点绕口《我和我爹,我儿子和他爹》,再加上说话时有点磕磕绊绊,刚开场全场都已经笑得不行了。与其说是演讲,不如说是他的脱口秀:“过去人家见到我还能说出我演什么角色,现在就变成诺一爸了。”既然这样,演讲的主题就这么定了:“反正我和我儿子很熟。”

“后来我想通了,你们喜欢他也是喜欢我给他的基因。”真是要给机智的社长点赞。

刘烨现在是父亲,而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他形容自己从小是个乖小孩——刚说完就被观众拆了个台:“哪里乖了?”之后他说起自己童年被父亲狠狠打屁股的故事,故事说完准备提升一下主题,感慨父亲对他的爱护,他用了“慈父”形容,自己“打脸”,惹得大家一片笑声。“那就是严父吧。”刘烨给自己解围。

刘烨的父亲教育他不能狡辩,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现场的刘烨也是这样,提词器错了,自己节奏快了,忘记下一个话题了,他直接对大家说:“ 等我看一下啊”、“我往下翻点啊”,“怎么这么乱?”

“我对诺一也是这样,不能撒谎,不能不尊重人。”他回到了主题。讲到自己当父亲的经历,刘烨可是一下子放飞了自我,言语中透着满满的幸福感和对于诺一的骄傲。儿子的成熟和懂事经常让刘烨感动、惊喜。

不过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难免犯错。“我小时犯错,我爸就打我。那我是不是也得打他?”对于刘烨这样的疑惑,他太太对他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孩子也是一个独立的人,如果你打他,会让他产生自卑的情绪。刘烨左思右想,决定还是要给诺一一个教训:“要来这么一下。”因为诺一不尊重爷爷和姥姥,刘烨用梳子替代戒尺,打了诺一一下手心。可是诺一特别平静,没哭,眼神还更坚定了。他以为自己打轻了,可是自己一试就发现到底有多痛。养儿方知父母恩,刘烨一下子回想起自己成长过程中的类似时刻,自己挨打的时候,父亲也是痛在心里。

这就是一种父与子之间的传承。刘烨不忘再秀一把自己的骄傲:“诺一不哭这点很像我,小男子汉,我挺为他骄傲的。”

精彩的演讲结束,台下不仅有掌声和欢呼声,还有一位粉丝大声高呼:“我爱你!”社长得意一笑,回以一个大大的飞吻。

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刘烨!我先把主题说一下,这个很重要,主题叫“我跟我爹,我儿子和他的爹”,这个主题怎么来的呢?

原来说到星空演讲,来演讲我有点忐忑,就一直在想我讲点什么跟大家分享呢?讲文化吧,像刚才蒋方舟讲艺术、讲自己的电影经历,我都感觉心里没底一样会露怯。或者很多小朋友说社长你别说那些东西了,大叔我都没看过,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后来我琢磨一下,要不讲我儿子吧,我觉得讲我儿子那节目大家都挺喜欢的,而且又是我儿子,我又特别熟。我就觉得我能讲。

之前我相信八零后或七零后见到我基本会说“刘烨,演员,演过什么戏,你好帅之类的”,后来有了网络之后很多人管我叫“社长”,再往后直接有个电视节目播完了管我叫“诺一爸爸”,我开始有点郁闷,我自己兢兢业业演了十几年戏了,还不如几档节目,不如几张照片。后来想着反正他是我儿子,也跑不了。喜欢他,也是喜欢我给他身上这个基因,其实间接就是喜欢我。(对!)

这孩子出生给了我一个新的身份,就是我现在是一个父亲了,之前是个演员,是儿子,是一位美丽女士的太太的老公!前段时间我们夫妻俩带着诺一看小学,我们俩给他找,找了一个纯中文的学校。完了要面试家长,就是现在学校都挺膈的要面试家长,我跟我老婆就去了,去了以后是“下一位准备入学想要报名的家长请进来”,我们俩进来说“老师好”,然后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想我估计还得努力,人家都不认识我,我说“我叫刘烨”。“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叫“刘诺一”,“他的性格是什么?”“性格很顽皮”,然后是介绍他的情况。

从那学校出来,跟老师面试完出来之后,我就想我儿子这么快就要上学了,因为上学感觉是跟童年无忧无虑每天什么都不用干是个界限了。他已经都那么大了,他已经开始要上学,上小学、初中、高中。我自己经历过这套系统,然后大学就离开父母。我当时就觉得挺奇妙的,而且自己也觉得是不是得想想了,想想这个孩子的童年跟我,我是爸爸,他是我儿子,想想我们俩的关系,我能给他带来什么。我想象力挺丰富,就想到我跟我的爸爸,觉得我的童年跟他的童年,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对我,就是有点绕口令了。我爸对我、他爸对他之间有什么关联,我开始想这些东西了。

然后想现在的孩子,最简单的是孩子童年的环境。现在孩子挺不容易的,小的时候我记得在长春,长春当然是吉林省省会城市,想着去抓蜻蜓,旁边还有玉米地,旁边有的邻居家在小院儿里养兔子,那时候还偷兔子。说现在的孩子真跟我们小时候不一样,现在的孩子在北京长大,北京就是连蚂蚱都很少见,就是小动物都不怎么能看见。

环境变了,人跟人之间的关系也变了。比方说咱们小的时候,我相信年龄都差不多。咱们小时候邻居有邻里的概念,我小时候跟邻居邻里阿姨、伯伯什么的,都很熟。现在的环境也是我住的楼层,我们家的对门好多年其实也没有怎么打过招呼。我觉得现在环境变了,关系变了,但是有些东西是不应该改变的。

下面说我跟我爸,因为那个(提词器)有点乱,不知道谁码的字。(笑)我爸挺严的,特别严,传统的中国慈父(严父)的形象,跟我没太多话。我觉得我跟我爸这辈子加在一块,我没好意思跟他说,他会打我,正常生活聊天超不过一千多句。都是一些教育、一些道理。我爸是特别寡言,但是他是1978年恢复高考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有我和我姐了,他是有文人梦想的,应该算是一个知识分子,也参加过上山下乡这样的运动。

后来参加高考的时候他没有考上,考了三年,年龄也大了。因为家庭、因为工作各方面原因和年龄,他就把他知识分子、文人的梦想放在我跟我姐的身上,所以小时候强行给我和我姐灌输了好多书籍方面的知识。我特别小时候就看《茶花女》,我特喜欢,就玛格丽特把阿尔芒给伤害了,然后阿尔芒就跑到乡下去疗伤,玛格丽特写了信说你也别见我了,咱俩不合适。当时我就躲在被窝里哭,就被玛格丽特和阿尔芒的《茶花女》的爱情给感动了,所以我精神上应该算是挺早熟的,就是从那会儿开始,比较了解感情这些事。

再就是我特别小的时候,我爸把我从小学、初中到高中的唐诗宋词都教给我,我其实是特别喜欢咱们宋词的语感,包括唐诗的押韵这些东西我特别喜欢。一个字,可以有无限的意思,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也是我爸给我的。

当然我小时候也挺调皮的,大家看我肯定是一个特别好的乖孩子,我就乖。小的时候也没说挨我爸的打,我爸打是打我屁股。打屁股,而且他打我屁股之前特别有仪式感,就是让我心里面更害怕,跟我妈和我姐说,你们两个到外面去,听到喊叫声不要冲进来,然后让我趴在床上,把我裤子扒下来,对我屁股啪啪两下,我就会嚎啕大哭。然后我姐跟我说,这么大一手印在你屁股上起来了。我爸是特别传统的中国慈父(严父)的形象,但是后来他开始拍戏了。

我们家是长影厂,他开始拍戏了。以前是计划经济嘛,一出去拍戏就是一年多,我就有了这样一个真空期,我妈打不疼我,我有一段特乖、特爱学习。而且我以前是重点高中的,分都挺高的。然后有一半是特别皮,我妈也管不了我,跟一些孩子也逃过课,也干过坏事,所以我是这么一个童年经历过来的。

我看一下(提词器),前两天我跟我爸聊天说起来,我说,爸你那会是怎么想的?一个是对我跟我姐这样的教育,我现在得教育我们家孩子。再一个你那会拍戏,一出去就一年多,你怎么想?我爸就跟我说,我爸说话跟我特像,在那儿拍戏其实特想家、特想孩子,但是一回来之后待几天,看孩子也闹腾,他也想出去。我觉得他跟我说实话了。

我们家刘诺一和霓娜跟大家见过,就是我的儿子跟闺女,我对他俩的要求第一点是不能狡辩,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绝对不能找理由,找理由之后就等于是自我原谅,就等于原谅自己了。

第二个特别重要的是不能撒谎。

第三个是不能不尊重别人。我爸对我就是有这样特别强的要求。

再一个是要勇敢,其实他没跟我说特具体的事,比如“儿子,从三楼跳下去”,不是这种事,每次出门的时候都教育我说“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我现在出门拍戏要走一年,妈妈跟姐姐要靠你来照顾”,我那时候的责任感,感觉自己特别应该有担当,我觉得这都是我爸给我的。

咱们现在讲到2010年10月10号上午差10分钟10点,9点50我儿子出生了。我就想我能带给他些什么呢?就是最近在琢磨。我觉得我自己第一个带给他的不是我能控制的,是基因里面敏感。因为我自己这人其实挺敏感的,我开始认为这个儿子傻乎乎的,一点都不敏感,心里一点不装事。

后来在前年参加电视节目,几个爸爸我们在一块儿看监视器,让这帮孩子玩儿真心话大冒险,说你必须要说实话。我说,我还跟别人讲,我们家这孩子可能太实诚了,傻乎乎的。没准问,你爸爸洗袜子吗?我爸爸不洗袜子啊,没准瞎说。

我一会儿看主持人就问,“诺一,你爸爸在家里面更喜欢你,还是更喜欢你妹妹?”完了我觉得我平时都是很公平。后来这孩子直接马上说“我爸更喜欢妹妹。完了说“你爸有缺点没有?”“我爸有缺点,就一个缺点,我爸抽烟”。然后说“如果你爸爸抽烟生病了怎么办?”说“我爸爸抽烟生病了,我会把他送到医院去,我会陪着他”。

我当时就说,这孩子什么都懂,那些东西他从来不现出来。我更喜欢妹妹,因为女孩儿嘛,我的理解女孩儿应该更疼,男孩应该放养一段。

这个孩子录完了我们就出来,出来再见面的时候就假装没有看见他。我问“诺一,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你们是录什么东西?”他说“我什么都没录,我去大俊家玩去了。”真的,这孩子太厉害了,那会儿4岁啊。我说“没事了,你去玩吧”他说“好的,爸爸”,就走了。走了之后,突然这孩子转身回来也不看我,就抱我,说“爸爸,你会永远喜欢我吗?”(会)

我就把他这个永远喜欢我这个话给升华一下,我说“我会永远爱你”,节目也挺坏,说“刘老师你把这段跟你儿子再聊一下”,我说“那行吧,可能聊一下挺好看的”。我说,“诺一,爸爸今天跟你说实话,爸爸看监视器都看到了”。完了这会我都准备哭了。然后我这儿子马上就做鬼脸“爸爸咱们睡觉”,我想这孩子真好,他不矫情。

刚才我说我爸给我的敏感,说带给诺一敏感。我举个例子,前两天我媳妇突然叫我说“我的爱(法语)你过来”,你跟你儿子说“勇敢,你教他勇敢,男孩要勇敢”。我说这个可以跟你说,“诺一,你必须得勇敢。勇敢怎么解释呢?你勇敢就是你不害怕,当然了男孩子有些东西是可以怕的,有些东西都无所谓,但是有些东西怕爸爸原谅你,比如打针,爸爸就特别害怕打针。”然后我媳妇在旁边偷听,然后就进来了。说我,“他因为怕打针让你跟他说勇敢的事,你来了说爸爸怕打针。”(全场哄笑)

尊重人,这个是没得商量的,在我这儿是绝对没得商量的,必须尊重人。前提是尊重别人,别人怎么样对你,他不尊重是他的问题,但是你必须尊重别人,尤其是长辈。我跟大家讲一个,我跟我媳妇刚开始准备要孩子的时候聊过,男孩儿怎么教育?生出来之后是男孩儿嘛。我小时候如果犯错误了,我爸就要打我,那我是不是要打诺一。我媳妇说你绝对不能打他,你打他之后,他心里会自卑。虽然他那么小,但是他的人格、精神世界其实是一个很完整的人。你打了他,之后他出去见小朋友玩儿,会觉得我爸打我,别的小朋友没有打他。所以你绝对不能打他。

我说,那行,那不能打儿子,那怎么办呢?有一次真把我气极了,就是今年过年的时候,他说了个什么东西把我爸给惹急了,挺没礼貌的。我觉得大过年的,别收拾他。我媳妇她妈从法国到中国一起来过年,第二天说了一个什么东西把我丈母娘给惹了,挺伤心的。然后我当时说,这个不能等,不能忍,“诺一你来,你站着”。我说“爸爸从来没打过你,但是你前天把爷爷给惹了,我长这么大我都没舍得惹他,你把他给惹急了,你把姥姥惹得很伤心,那么老远看自己的外孙、外孙女,你说了一个特别不礼貌的话,怎么办?爸爸今天必须得给你一下。”

那会中国古代有戒尺,就是先生给不听话的学生手上啪啪打,我突然想到这个注意了。我把我媳妇大扁片的梳子拿过来,我觉得应该有仪式感。我说爸爸今天给你这一下希望你记住,但是这个事爸爸太生气了。他的手伸出来了,我说我打了啊,他看着我。我想一下子,就一下子,因为刚才已经说秃噜了,答应了一下,就一下,这一下得狠点,就给他手心来一下。这孩子没反应,我训他的时候有点的害怕,突然有点淡定地看着我。我说“疼吗?”他点点头,我说“你记住没记住?记住了那你出去吧,出去找妹妹玩吧”我在想是不是失败了,是不是不疼啊,我自己试一下,照着刚才他的劲儿,自己啪一下,我一下“哇就哭出来了”,我觉得他挺勇敢的。当时他也不哭,特别坚强。我当时心里面确实挺骄傲的。

我觉得挺好,然后是他看书。我们家是特别喜欢看中国四大名著的小儿书,尤其喜欢《西游记》,他可以把《西游记》在咱们以前1983版没有拍好的段落都背出来。边看书,边听评书,所以现在好多口音是从那儿来的。诺一赶紧带妹妹过来“俺们来了”,就像“俺老孙来也”,有点那个劲。我觉得挺好的,因为他有一半中国人这段,还得要强烈点。我觉得挺好。我觉得还是一个传承吧,就是带给你孩子什么东西。

再一个,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我现在发现我跟孩子的关系,他有时候磕了碰了担心,但是不愿意表现出来,感觉男的表现出来那样觉得不太好,我就觉得我爸以前看我摔破了,在旁感觉无动于衷,其实他心里边在流血,马上就理解父亲、父辈,多尊重他们,多孝敬他们,对孩子教育不能马虎。

今天我讲的就到这儿吧,谢谢大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掌上生活

热门推荐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