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丽娅着白色长裙如女神 谈“儿子娃娃”精神

社会腾讯娱乐小露2017-11-14 23:51

腾讯娱乐讯 (文/小露)11月13日,由腾讯新闻、腾讯娱乐、腾讯视频发起的冬季“星空演讲”在北京世纪剧院举行。佟丽娅身穿一件白色长裙、压轴出场。一出场,就有现场的观众激动大喊“女神”!佟丽娅现场还原了自己当年考大学时表演的才艺,朗诵了一段席慕蓉的诗,“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候”。

自小生活在新疆,佟丽娅笑着说“艺术财富就是长在身上的本能”。用父母的话说,小时候的佟丽娅就算摔个跤也得摆个姿势再起来。但当晚,佟丽娅给大家普及了一个新词,“儿子娃娃”。在新疆,这是表扬人的一句话。佟丽娅也在与老乡段奕宏、李亚鹏的互动中,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对“儿子娃娃”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佟丽娅着白色长裙如女神 谈“儿子娃娃”精神

佟丽娅先说到一直以来的自我要求。“我不容许自己是那种碰到点事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倒是现在经常有人劝,丫丫娇气点,像个女孩儿吧。我从小就胆子大,男生敢做的事我都敢干,比他们还大方豪气”。而佟丽娅的小时候,竟然是喝鹿血吃鹿肉,骑着一头长得和马一样的梅花鹿长大。并调侃想要靠近时尚圈的朋友也可以尝试一下,保证身体贼好,可以不穿秋裤冰上走,就是火太大,让自己现在就有了很多白头发。

长大后,佟丽娅仍然有自己的“新疆娃娃”坚持。拥有一对小虎牙的佟丽娅也凭借着自己的虎劲,在03年非典之后,背着一袋子馕来到了北京。现场,佟丽娅还与此前的演讲者进行了一番互动。比如讲到21岁考学时,那时候的杨紫已经小有名气,而自己还是一个比同级考生年长3 、4岁的年轻人。

再比如,佟丽娅特别理解叫兽易小星来自外形的困扰,因为自己一开始演戏时,也因为长相问题多次被拒绝。“当时真的有打击到我,但我没被打败,我继续一个组一个组的试戏,一个角色一个角色的争取。少数民族脸怎么了?我生来如此。”

佟丽娅也会积极地关注其他新疆艺人身上“儿子娃娃”的表现。这一词语也被段奕宏在前几日获得东京电影节影帝时讲到,亦被李亚鹏实践在自己嫣然基金的公益中。

怀孕时,佟丽娅曾经跟李亚鹏一起去看望唇腭裂的孩子们。“下了飞机,活动方安排我自己一个人先去探访唇腭裂准备手术的孩子。说实话,我有点不敢”,怀着孕的佟丽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孩子。她主动给李亚鹏哥打了个电话,“哥你陪我一起去吧”。当佟丽娅听到李亚鹏哥对那些孩子说“你们和我家嫣儿一样,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时,她既感动又羞愧。在她眼里,李亚鹏就是新疆的“儿子娃娃”。

佟丽娅着白色长裙如女神 谈“儿子娃娃”精神

现在,收获了诸多人生经历的佟丽娅,说出了对“儿子娃娃”最新的理解:“原来有勇气,敢承担,仍然对世界有热情,有好奇,有责任心,才是儿子娃娃”。

已经做了妈妈的佟丽娅,最后也聊到自己孩子的“儿子娃娃”表现。“现在对我来说,他摔倒了不哭,自己爬起来;我上班要出门的时候,他跟我说妈妈拜拜早点回来就是儿子娃娃”。

演讲实录:

谢谢,其实我还挺紧张的。那我就开始啦。

大家好!我是佟丽娅,锡伯族。通常讲到我的民族的时候,会有人说:“啊,你是不是云南的?”我说“那是景颇族”。还有人问我“是不是脖子上套很多圈的那个少数民族啊?”我说“我脖子是细,但是我脖子上不套圈”。我们祖先从东北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走了6000多公里的路迁到了新疆,所以我是生活在新疆的锡伯族。

每个人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不同,所以性格也太不一样。我的父母都是从事音乐工作的,按照通常的理解很多人会想,这样的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通常都有可能十个八个才艺,或者是每天练四个小时的琴什么的,我想说根本不需要。在我们新疆所谓的音乐天赋,就是长在身上的本能。听我家长说,我小时候摔个跤都得跳个舞蹈动作爬起来。我跟我们家山里的羊一样,都是放养长大的,没有人逼我成为这个家或者那个家。所以,我特别感谢我的父母。

我小的时候经常晚上会有邻居来敲门,干嘛啊?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别睡了,起来嗨。父母年轻的时候,好像比我现在的精神头还大,所以我现在好张罗、好热闹的性格估计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我们家里一来客人我就特别兴奋,让我跳舞就跳舞,让我唱歌我就唱歌。等岁数再大一点了就跟他们大碗地喝酒、高声地划拳,邻居都说我是一个“儿子娃娃”。就在前几天,星空演讲的工作人员问我说,“丫丫你的演讲内容是什么?”我说“我想讲‘儿子娃娃’”。很多人没有听懂,还有人说你是要讲你儿子的一个玩具吗?“儿子娃娃”在我们新疆是个表扬人的词儿,所以大人们越这么夸我,我就越来劲儿。我不允许自己是那种碰到事情就哭哭啼啼的小姑娘,现在倒是有人劝说“丫丫你要娇气一点,像个女孩子”。我从小胆子就特别大,男生敢做的事情我都敢做,而且比他们大方,比他们豪气。有人问我说“你是不是骑马长大的呀?”跟你们说你们可别吓着,我骑的是马鹿,就是长得和马一样的梅花鹿。我听到有人说我吹牛,真的,我从小是吃鹿肉喝鹿血酒长大的,所以身体特别好,我不怕冷。你们想进军时尚圈的可以去我老家,我们马鹿基地尝一尝。那个话怎么说?喝了鹿血酒,不穿秋裤冰上走。不过那玩意儿火挺大的,所以我白头发多也是它弄的吧。

直到现在我还是特别怀念小的时候在新疆的日子,一到寒暑假我就会到山里住一段时间。饿了就到哈萨克牧民家吃手抓肉,渴了就喝山泉水,运气好的话还能混上一碗马奶酒。喝多了就晕乎乎地往草上一躺看星星,头顶上就是银河、北斗星,你会觉得那个月亮特别特别大,天又是那么那么的近。我就在想,如果顺着那拉提草原一直往前走会走到哪里?阿拉喀尔山山后面有没有更高的山?

12岁那年,我从我的老家伊宁走了出来。我记得是我大伯开着一辆拉货的大卡车走了一天一夜到乌鲁木齐。我们当时走的是国道,路过了冰达坂,这是一条捷径,但也是我走过的最糟糕的路。左边是一号冰川,壮观极了,右边就是悬崖峭壁,山上有厚厚的积雪,你甚至能透过冰川,(看见)山谷里还有一些不知道埋了多久的汽车残骸。我不敢睡,也舍不得睡,我就想早点看到山的那边是什么样的。恐惧、紧张、好奇,不只是对这座冰川,还有对即将到来的那个世界,比家乡还要大的,外面的世界。当时路很滑,车开得很慢,突然迎面就来了一辆大卡车,眼看就要相撞了,我特别特别紧张,紧张到爆,我拿手紧紧抓住车门框上的把手,大气都不敢出。直到两车交汇走远后我才敢出声,眼泪不停地流。我大伯下了车,深深地抽了一口自己卷的磨合烟,跟我说:“你刚才都不怕,现在哭什么呀?这丫头还挺勇敢的,是个儿子娃娃。”我当时哭着说:“其实我一点都不勇敢,我不出声是因为我已经吓得喊不出来了。”我大伯说了:“哎呀,这个人生嘛没有笔直的路撒,遇到事情你叫喊也没有用嘛。”我说是啊,在关键的时刻,冷静才能解决问题。再长大了才发现,其实人们总会有一些反向的情绪表达,最难过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最高兴的时候会掉眼泪,最恐惧的时候心里负荷到了一定程度也就喊不出来了。

99年的时候,我特别幸运被选中了,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到北京来参加建国50周年的阅兵式。我当时特别高兴,我当时没带好的牙套我都摘了。对了,我偷偷告诉你们,我曾经可是一个铁嘴钢牙妹。我从来都没有坐过那么久的火车,大概有三天三夜吧,终于到了这个叫首都的地方。我看到了长安街上高级酒店的玻璃幕墙,后海边上的红墙绿瓦,我觉得这一切一切都在向我招手。当我表演的阅兵的彩车路过主席台的时候,我暗自许愿我一定要来北京。

03年非典过后,我真的就来了,我扛了一袋子馕来的。说到馕,大家都知道啊,我得插两句嘴,它是新疆的主食,但是我觉得(它)还挺让人钦佩的。你们想啊,经过浴火重生的历练,坚韧不失柔软,平凡而不失精彩。说深了呢,它就像我们的人生。再往浅了说,馕真的可以放很久,还依然很好吃。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在北京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没有钱、没有演出,但我一点都不害怕,我也不觉得苦。我这么一个“儿子娃娃”,大活人还能给饿死?不能,咱有馕啊,能吃一个月呢!我还可以去新疆餐厅跳舞,可以去婚礼上助兴,我能赚钱养活自己。其实我自己是不甘心的,我真的是很喜欢跳舞,但真的是觉得除了跳舞,也许我漫长的人生还能做点什么,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性,说不定去考个大学什么的。当时我还在歌舞团做舞蹈演员,按现在的说法来说,是一个有组织的稳定的工作。21岁的我,和那些十六、七岁的应届生一起考中戏、考北电,其实是一个有风险的事,但是我还是操着一口带着孜然味的普通话走进了考场。我记得当时我念了一首席慕容的诗叫《一颗开花的树》,想听吗?

——如何让你遇到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刚才,来演讲的杨紫21岁的时候已经非常非常有名气了。在她那个年纪,我还是个考生,而且比我同级的考生还大了3、4岁,但又能怎么样呢?20岁的我难道不是最好的年纪吗?我不能因为这个就失去尝试的勇气呀。哎!谁家没有一个泼水冷水的家长呢,是吧?我爸就跟我说,你能考上吗?我说试试吧,那要考不上,我大不了再回新疆餐厅跳舞,大不了去培训班教学生,有什么了不起的呀。但其实为了考学,我是破釜沉舟的,我把工作辞了。在我们新疆越冷、越旱的地方,长出来的水果才越好吃。这让我明白,其实面对困难你只有拼尽全力去争取的胜利之果才最甜。结果考没考上你们都知道了。

那个12岁坐着卡车翻山看世界的女孩,她不知道有一个地方叫中央戏剧学院。但是我的人生回想起来,是在那一刻开始改变的——那是我翻过的第一座山。后来我也翻了很多座山,我每次刚翻过一座山的时候,我会特别地高兴,我觉得这里就是新世界。但是真的把这个当做终点,也许我再也没有机会看到另一座山背后是什么。所以我们要保有翻越下一座山的勇气。

刚开始的时候,我做了演员,拍戏,我还差点因为长相问题被打回原籍,当时真的有打击到我。但是我并没有被打败,我一个戏一个戏的争取,一个组一个组的去试。少数民族脸怎么了?我生来如此。就像叫兽易小星说他的胖瘦改变不了大家对他长相的认知,我的个性让你记住了,作为一个有标识度的过客,也许就是我未来的一个机会啊。我觉得此处应该有掌声,这句话是昨天小岳岳教我的,他告诉我要适当地问大家要个掌声,谢谢小岳岳。谢谢,我继续了啊。

其实,我不想被定型,所以我几乎什么类型的戏都接。我演过古装美女,演过现代戏,演过军旅题材,你们都知道我演过《平凡的世界》,田润叶是我努力争取来的角色,虽然它改编自名著,但不是现在流行的大IP。所以拍摄时间久、环境苦,很多人看来简直就是自讨苦吃。可对我来说,田润叶她是一个不计一切、不计片酬也要争取的角色。其中里面有一句台词我特别喜欢,“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这就是我的生活写照。我从来没有想过演这样一个角色能给我带来什么,重点是人应该为了热爱而努力。如果你喜欢一个角色还要瞻前顾后,还怕苦吃,那还是我么?还是那个被别人叫“儿子娃娃”的我吗?我从伊宁走出来,到了北京,现在翻了一座又一座的山,我不是来享受的,我是用我的脚步一步一步来感受这个世界的。

当然,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让我去学习、去感受。两年前,我和亚鹏哥、李亚鹏一起去参加了嫣然基金的一个活动。下了飞机活动方安排我一个人先去医院探望那些孩子。说实话我当时我有点害怕,我不敢,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孩子,我不知道见到他们以后我要说什么。我当时怀着孕,我害怕见到那些孩子以后我情绪上会有很大的波动。所以我给亚鹏哥打电话,说“哥,你陪我一起去吧”。当我看到亚鹏哥对那些孩子完全没有任何芥蒂,问候照顾,他跟那些孩子说“你们和我们家嫣儿(李嫣)一样,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我特别特别感动,我也很羞愧。亚鹏哥一年又一年地为了改变这些孩子的命运在做努力,我觉得他勇敢、执著、赤诚,他就是我们新疆的“儿子娃娃”。

我们每个人都会跟小我做斗争,但是真正战胜小我的过程应该是快乐的、自发的。结果的评说、大众的议论都大不过自己的收获。我小的时候,觉得不怕苦、不怕黑、不怕冷、不小气、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就是“儿子娃娃”;十几岁的时候,觉得自己离开爸妈去乌鲁木齐看新的世界就是“儿子娃娃”;20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在北京打拼,往前冲、敢冒险,什么都不怕就是“儿子娃娃”。可现在我觉得,原来有勇气、敢承担、对世界仍然有热情,有好奇、有责任心才是“儿子娃娃”。

前几天,段奕宏大哥在东京电影节的时候获得了影帝,他当时有一篇采访提到了“儿子娃娃”这个词儿。他以前就说过,新疆这片土地让他变得刚毅,所以他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越挫越勇。在这些方面我跟他真的很像,我们不怕输,不怕失败,就怕放下热情勇气和担当。我记得上一季的公益演讲中有两个人让我印象特别特别的深刻:一个是“瓷娃娃”王奕鸥,她通过冰桶挑战让我们认识到了脆骨病;还有一位是牛哥,帮助流浪汉回家。其实我相信在座的各位,还有我们身边,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人,这些人身上的勇气,不断挑战自我的用心和努力,就是“儿子娃娃”最好的定义。谢谢!

200多年前,我的锡伯族祖先从东北艰难地跋涉到了新疆,一代一代为国戍边,繁衍至今。就好像我们离开了熟悉的自己,总会进阶成一个新的自己一样。希望大家都能看到我小的时候,在草地上仰望过的那片星空。它们在召唤着,只要你拿出勇气热情和担当,在人生的另一端一定有无比美丽的风景在等着你。

谢谢!

相关视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