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兰花”的叙事功能—评儿童歌舞剧《马兰花》

政务天津演艺网2017-11-16 09:35

文 钱建华(天津演艺网特约评论员)

在天津光华剧场观看了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经典之作也是建院剧目《马兰花》,舞台布景之恢弘、灯光之华丽超过预期。这部由儿童剧早期开拓者任德耀先生(1918-1998)据民间传说创作于1956年的作品已传承并创新演出了60年。是什么魅力让它能被不同时期的小观众喜欢呢?答: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均属优良,特别是在剧场性上实现了儿童剧应有的品质。本文从剧中重要道具“马兰花”为切入角度,从戏剧叙事视域探讨其叙事功能,以期对作品有一个以小见大的诠释。

“马兰花”的叙事功能—评儿童歌舞剧《马兰花》

剧中马郎拿着的马兰花是马兰山的宝贝,马兰花作为道具首先在人物、情节与主题呈现方面有突出的叙事意味。

第一,凝结人物性格的功能

《马兰花》在人物设置上采取的是二元对立式的人物关系,一面是以马郎、小兰、小鸟为代表的正面人物,一面是以大兰和老猫组成的反面人物。两组人物善恶有别但又是个性和生活化的形象,共同组成叙事学中强调性格的心理型人物,而森林里的树爷爷、两只小白兔、大小兰的爸爸妈妈、喇叭花和狗尾巴草、猴子与鹿娃子等组成叙事中的功能性人物,它们担负着情节进展与儿童剧情趣色彩即童趣的体现。其中,正面人物与反面人物通过争抢与保护马兰花而建立联系,并突显各自的人物性格。当大兰听说马郎和爹一样,既没有房也没有地更没有侍伺的佣人时马上把马兰花扔在地上,而小兰捧着马兰花,不怕深山受苦,甘愿嫁给爸爸的救命恩人马郎。因此,不同的人对待马兰花的态度起着鉴定人物品质的功能。老猫为了抢夺马兰花把小兰推下河水所表现的阴险狠毒,为了能坐上八匹马拉的车所表现出来的贪婪,这一点与大兰的自私懒惰都是负面的呈现,由此增加形象的戏剧性。

第二,有情节串联的功能

儿童剧的情节结构多采取顺序的开放式结构,按情节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布置情节走向,不益过复杂。此剧主要情节围绕:展示宝贝、抢走宝贝、找回宝贝的故事原型展开。马兰花一出场就发挥了神奇的功效,王老爹砍柴掉下悬崖,马郎一念口决马兰花就把王老爹救了上来。由救王老爹引出他的两个孪生姐妹却性格心灵不一的女儿。小兰与马郎结婚后,勤劳带来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幸福,在小兰回娘家探亲时,小兰的幸福与马兰花的神奇魔法再次勾起大兰的嫉妒,受老猫的蛊惑大兰决定骗取马兰花重找幸福,最终老猫从小兰手里夺取了马兰花并把小兰推下河去。大兰于是被老猫蛊惑假份小兰,在小鸟告之马郎真相身份被识破后,马郎用马兰花救回真正的小兰。这样围绕马兰花来设置故事的开端、发展与结局,线索明确又合情合理。

第三,突出主题意蕴

马兰花作为道具还有表达主题意蕴的文学内涵。马兰花的故事来自民间传说,“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这个口决已是对作品宣扬主题的呈现,在剧中勤劳、善良、坚强不屈的马郎、小鸟与小兰成了马兰花美好品格的守护者,也是代言者。通过小兰及小鸟誓死向老猫发起反抗来保护马兰花的行动时,歌颂美好品格的主题意蕴昭然若揭。马兰花在小兰手里熠熠生辉,只有在勤劳勇敢的人的手里它才有这样的光芒。

戏剧叙事不同于小说叙事的纯文本解读,而分为两种即文本叙事与舞台叙事。【1】戏剧的文本叙事即从主题、人物、情节结构等内容进行分析,而舞台叙事侧重舞台表现形式的导表演艺术、剧场效果等方面进行。所以,戏剧的叙事应该是一个包括作家一度、导表演二度甚至观众三度创作的一个较全面的视角。

“马兰花”的叙事功能—评儿童歌舞剧《马兰花》

第四,游戏精神与剧场性融合

此剧中的道具“马兰花”不仅发挥了重要的文本叙事功能,另外在剧场性上也进行了有效探索。剧场性是一种戏剧在场的吸引力,也是戏剧区别于其它艺术的戏剧美学特征,“是指戏剧家预设的戏剧对观众所拥有的‘现实’审美裹挟力和‘剧场’审美感知度的规定性,是一种支配受众的艺术强度。”【2】剧场性强的作品对观众来说妙不可言。

《马兰花》即充分发挥了儿童剧的特质即游戏性,并实现了剧场内演员与小观众的互动。在大懒猫抢走马兰花后,忘记了马兰开花的口决,于是从舞台上跑下观众席,向观众询问“你知道马兰花开的口决么”?在他绕场一周的过程中,小朋友们由一开始的羞怯“我不知道”,到大胆互动“我知道也不告诉你!”等跑到四分之三场时老猫已被调皮的小朋友们团团围住,跑也跑不动,演员手里的马兰花被一个小朋友一把就抢走了,全场欢乐人声鼎沸。儿童剧的游戏性让小观众在参与中得到审美与教育的双重功能,当小朋友说出“我知道也不告诉你”时,这个儿童剧的双重意义就实现了。整部剧演员表演平实自然,基本功扎实,更没有矫揉造作之感。唯一出戏的是只要舞台上一出现烟雾,小娃娃们就各种忍不住的三五成群的聚到舞台台口上,开心的玩起来。

儿童剧创作方面最忌讳的是教育性大于艺术性,本剧主题非常鲜明,但在艺术性和剧场性上却能兼顾,舞台上异彩纷呈,这也离不开一代代传承它的儿艺人不断的与时俱进,在内容与形式上的改革创新。另外目前可以看到1960年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的神话故事片《马兰花》,2011年的动画片版《马兰花》,但都不及舞台剧这样好看好玩。

【1】苏永旭主编《戏剧叙事学》,第22页,中国戏剧出版社,2004年。

【2】刘家思《曹禺戏剧的剧场性研究》,第41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