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蚂蚁在路上》——再致平庸

政务天津演艺网2017-11-16 09:48

文 张莹(天津演艺网特约评论员)

伴随着清晨六点的闹铃声,人们睡眼惺忪的从睡梦中被唤醒,挣扎着开始忙碌的一天,睡意中透着无奈、踌躇中带着焦虑,蚁族人的生活就是在这样的平庸和碌碌中度过每一天。我们都是其中的一员,生活的索然无味和生存的意义同样有着自己的价值。当你重复经历同一个梦魇的时候,生活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负累早已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你身在其中,早已无法自拔。家是人们生活的归宿,我们像寄居蟹一样寄生在家庭的温暖之中,虽然碌碌的活着,但是当你成为家庭的主角时,你又无比的自豪,你为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有时候会兴奋不已,或许只是短暂的辉煌,但也只是这一点点的欢愉,足以弥补心灰意冷时的决绝。生活在平庸中继续前进,我们碌碌无为,但是斗志昂扬的活着,为了依旧前行在路上的“蚂蚁们”,致敬,再致平庸。

《两只蚂蚁在路上》——再致平庸

戏剧的艺术源于生活,正是由于它的真实性,才更贴近我们自己,虽然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事、小事,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日常,就是我们自己生活的写照。《两只蚂蚁在路上》以小见大的演绎了寻常百姓家的生活,恰恰体现了人类最本源的形态——生存、奋斗、活着。“活着”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人类生存的最高境界,小人物、小故事才是最贴心的艺术,体味小人物的生活形态,来看这部由北京哲腾文化传播公司出品,国家一级编剧李宝群创作,四川人民艺术剧院导演王根执导,四位优秀演员李铎、王璇、闻诗佳、杨映宇共同出演的《两只蚂蚁在路上》。本剧是继“底层人三部曲”之《两个底层人的夜生活》、《两只蚂蚁的地下室》后的第三部作品,以独特的视角和现实主义的叙事手法将小人物的故事演绎的生动、真实,把人物内心世界刻画的细腻、传神。在身为出租车司机罗大海、刘素素这两位主人公的身上,品读了生活的磨砺、世事沧桑的艰辛。人生荆棘之路上,需要付出自己的努力,虽然生活充满了种种不如意,但生活还要继续前进,人与人依然需要相互依托生存,一个家始终是每个人最终的归宿。平庸碌碌的生活道路上,你我只是人生旅途上的过客,只有家才是“蚂蚁”路途上的终点。

《两只蚂蚁在路上》——再致平庸

全剧在两位主人公的梦境中拉开序幕,紧张的六点闹铃唤醒了梦境与现实的人物,“人生如梦、梦亦人生,在梦境与现实中,主人公的本源意识还是一个家的概念,但是伴随着生活的磨砺,两位主人公的家已经被拆分为两个独立空间,在情节和舞台设计上已经能判断出两位主人公的婚姻状态,但是中间第三者植入成了家庭破裂的主要原因,似乎太戏路化,在戏剧情节设计上显的有些唐突。如能前面凸显蚁族人群生活的忙碌,机械化的生活节奏代替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当有一天,突然发现,“你我”之间的话语越来越少,左手触摸右手不再是爱情,爱情被亲情取代的同时,家庭成了负累,“我们”之间出现了所谓的隔阂,这时候出现一个被弱化的弦外之音,也就可以理解后面夫妻复合的可能性。全剧只有四位演员,分别通过出租车载客来折射出大都市中形形色色的人群,这些奔波在路上的蚁族们,不就是我们自己吗?青年演员们一人分饰多角,在人物特征和身份上张弛有度的表演,给舞台留下了多姿多彩的影像。舞美设计不同颜色气球和演员们协调的肢体动作也恰到好处的展现了剧情跌宕起伏的意境效果,为舞台渲染增色。随着剧情的发展,刘素素出车祸住院到罗大海心急如焚地奔赴医院的途中,罗大海在舞台上有一段内心挣扎的独白,这时灯光和舞台上方飘落的“心语”像积聚在主人公内心许久的思绪倾泻而下,酣畅淋漓的痛快坦然,心结和负累在这一瞬间倾泻而出。一个家就是归途,我们相互依托的生存着,此时又想起了歌词中的那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一起慢慢变老……”平庸而幸福的生活或许才是我们追逐半生才能悟出的真理,再致平庸吧!

《两只蚂蚁在路上》——再致平庸

《两只蚂蚁在路上》——再致平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