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术”主刀者任晓平回应争议

行业动态新华社2017-11-22 11:04

[摘要]据新华社称,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实施,手术地点在中国。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原标题:“换头术”主刀者回应:这是一例手术模型非“遗体换头术”)

据新华社电日前国内多家媒体援引英国《每日邮报》消息称,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卡纳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实施,手术地点在中国。来自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记者19日在任晓平所工作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见到了他本人,并对此事进行了求证。任晓平表示,此项目是去年11月底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一间解剖实验室进行的,由他和团队共5人参与,自己是主刀者。整个过程在两具男性尸体上进行,持续约18小时。这两具尸体是捐赠者供给医学院校研究使用的。

“我们做的是一例人类头移植外科手术模型,而非外界所讲的‘遗体换头术’。”任晓平解释说,我们进行的是一次医学实验,或者叫科学研究。这是一例没有参照物的研究,如何设计没有先例。

任晓平称,他和团队设计了详细的实验步骤。包括手术人员的搭配,每种人体组织如何连接、修复等。基于上述研究,他和团队已经形成了一篇文章,其中详细介绍了有关本次研究的相关数据、过程和结果。

“医学是实验科学。这一类型手术面临着中枢神经再生问题、免疫排斥反应问题、人体大脑的低温保存以及缺血再灌注损伤的预防问题、伦理问题。”任晓平说,此研究只要没有在活人人体上进行,就不会有最后的结论。“即使在活人人体上实施了,也不代表所有难题都被攻破。”

任晓平说,我们相关研究成果最近刚刚准备问世,很多方面都需要完善,至于别人怎么说,自己无法判断和左右。

“什么事情有争议不可怕。”任晓平说,不到最后实施,自己不会对外公布方案。自己实践的时候,会提出一个完整的执行方案。这有赖于科学数据、成果来支撑。

目前没有人能成功完成人头移植。那么,头部移植的难点在哪里?科学家和医生们大多会说,最好把时间用在完善用来解决问题的医术上。然而,如果一次手术就可能让四肢瘫痪的人恢复行走能力,那就太棒了。既然如此,为什么没有成群成群的人在研究这个呢?

有些器官移植起来相对容易。以心脏为例。没错,心脏手术本质上非常危险,但是医生只需把寥寥数根血管与受体血管系统缝合起来。相比之下,连接脊髓的难度就非常大了。报道称,迄今为止,医生从未成功地把完全分离的脊髓缝合起来。要让完全断离的脊髓恢复功能,需要接驳数以百万计的神经连接,这是非常困难的。2017年,人们刚刚开始进行这样的手部移植:把手部神经连接起来,使其良好运行。

另一个问题是大脑,这是一个独特、脆弱的器官。如果失去供血,短短几分钟大脑就开始退化,并且无法修复。刚刚摘取的心脏放置在冰块中,用飞机运至异地,移植到它很快要称之为归宿的胸膛内,是可以的。但是大脑即便在低温条件下、在静止状态下能够坚持到让医生把它从原来的供血系统摘取出来然后一丝不苟地完成缝合,使它拥有新的躯体供养吗?看上去不大可能,特别是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即大脑但凡受到一点儿损伤,整个移植就没有意义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