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中,张开追讨“老赖”的法网

闲白儿天津政法报2018-06-13 08:27

6月11日清晨6时40分,河东区法院执行局干警在办公楼前集结完毕,警车整齐划一,随着市高院党组书记、院长高憬宏一声“出发”令,吹响了“夏季专项行动”集中执行的号角。80余名执行干警按照既定方案,分乘14辆车,兵分6路,一张追讨“老赖”的法网悄然在曙光中拉开。

记者现场跟随其中一行动小组,首先来到河东区明家庄园小区。在去往小区的路上,记者向承办法官张景海了解了具体案情。

被执行人张某,30岁,与申请执行人李某闪婚,育有一子,后两人感情破裂,协议离婚,孩子随母亲生活。但离婚后,张某拒不支付抚养费,李某于是将其告上法庭。

张某在家吗?我们是河东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法官们爬到6楼,敲开了一个房门,开门人是一位50多岁的妇女。张景海和同事出示了工作证件,对方才放心让法官进屋。

经了解,开门人是张某的母亲,而张某已经很久没和她联系了。“他对我不赡养,对孩子不抚养,作为父母,我也希望儿子好,可谁曾想好不容易结个婚,还闹成这样。”张某母亲说话时,眼中一直含着泪。

“您也别太难过了,您要联系张某,让她到法院履行给付义务。”张景海边安抚张某母亲的情绪,边表示将继续寻找张某的下落。

离开张某家后,执行法官来到二号桥黄岩里。这是一起劳动争议案件,被执行人赵某拖欠工资7000多元。到达赵某家时,还不到8点,但只有赵某的父亲在家。

“法官同志,您怎么找到家里来了,这事还没解决吗?”“赵某一直没支付欠款,所以这案子不能执结,如果他拒不执行,我们将对他采取司法拘留措施或者罚款……”法官的一番话让赵某父亲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他向执行法官提供了赵某的新手机号码。

“虽然没有找到赵某本人,但今天也没白来,获得了赵某的手机号,接下来,我们会联系赵某,敦促其执行欠款。”承办法官史爱民说。

随后,执行法官继续前往下一名被执行人家中。在路上,执行局副局长田文波一直用电台与院指挥部联系,随时报告情况。同时,执行法官王蕾一直手举一个类似手机的设备。

王蕾说,这个设备是市高院统一配备的“单兵作战装备”,只要手中的执法记录仪开机连接好蓝牙和特定网络,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系统就能实时对接,执行干警的具体位置、行动轨迹、抓捕被执行人现场情况等都能同步展现在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老赖”的一举一动被全部记录,保证了信息获取和证据采集。

很快,执行法官来到天山路天泉西里,上到5楼,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于是,执行法官填写传票,并在楼门上张贴《督促履行通知书》,如既不履行又不到法院说明情况,法院将进一步采取严厉的强制执行措施,直至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

紧接着,车子开到了万新村凤岐东里。家住这里的被执行人单某在河东区行政许可大厅办事时,将申请执行人小王的手机撞掉在地上,造成手机损坏。二人协商无果后,小王将单某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处单某赔偿小王1250元。

执行法官刚一敲单某家的房门就有人应答,开门的是单某的母亲张大娘,此时单某不在家。看到法官,张大娘情绪突然特别激动。“不就是赔1250嘛,我替他给钱行吗?我给完钱这个事儿能结了吗?您能别再来了吗,这让邻居看见太不好了。”最终,张大娘代为执行,交付了1250元,该案执结完毕。

“我们上门执行,对于被执行人,也是一种震慑。”田文波说。

下一站,执行法官来到河东区杨明里,执行一起交通肇事赔偿案件。上到6楼时,大家已经汗流浃背。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执行法官写好传票,贴在门上离开。

此时已是上午10点多,天气越来越热。按照原定计划,还有最后一处执行点。车子开到津塘路艺苑里,小区路窄,车子只能停在小区外面,执行法官围着小区转了一大圈才到达目的地。

上到5楼,敲门,无人应答。按照流程,执行法官将传票贴在门上。

随后,田文波向院指挥部汇报了现场情况,并带队返回院里。在路上,田文波对记者说,没有查找到被执行人,这是执行工作的常态,执行难就难在很多被执行人跟法官“躲猫猫”。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河东区法院将集中开展涉民生案件强制执行“夏季专项行动”。“老赖”想赖,是赖不掉的。

6月11日,河东区法院共对67起案件进行强制执行,拘传3人,拘留1人,执结3件,达成和解1件,执行到位标的97.3万元。

来源:天津政法报

记者:马洁

摄影:任志伟

通讯员:王蕾

编辑:王娟

审核:刘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