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83期
11月8日
扫描查看详情

媒体高管辞职回归家庭 为孩子们编织“鱼尾”

彩色的毛线在灵活的手指间巧妙缠绕,钩针穿梭在线条与孔洞的次元之间,对于编织匠人关超来说,坚持钩编这件事让她得以真正回归生活。(图文/张静哲 部分图片由关超提供)

从职场到生活

关超是一名70后的妈妈,也是一名编织艺术的“参与者和推动者”。将线条转化为不同的艺术形态、让更多人关注到编织,是关超最近几年在坚持的事情。“学习编织的门槛很低,我也会教给自己的女儿去做编织,”关超说道,过去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动手去做,编织也是很日常的一种技能,“在职场时,常常用编织来缓解压力”。如今被称为“编织达人”的关超,也曾在职场深耕14年之久。

担任过图书编辑、报纸编辑、网络媒体高管,关超曾是一名资深的“职场人”。女儿上小学后,关超的工作越来越忙,她觉得,自己和女儿似乎产生了一些隔阂。“有一次,女儿把自己的压岁钱给我,让我不用再赚钱了,多陪陪她,”也是那一次,关超决定辞去工作回归家庭,她觉得,用最昂贵的时间陪伴家人和女儿,是她最划算的一笔“投资”。

手作的魅力

“有更多的时间去经营家庭,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很幸福、自由的感受。”辞去工作后,关超开始专注于编织,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创作了一批少儿摄影道具。“小帽子、小鱼尾都很受欢迎,”关超介绍,完成一件满意的编织作品,除了掌握基础技巧,还要学会认识不同的材料、设计各种样式、创新编制方法,“色彩搭配、小孩子适合什么材质的毛线、大小松紧等等,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熟练地钩编、将一颗颗珠子点缀在小鱼尾上,关超坦言,大多数人对编织其实并不陌生,小时候家里老人织的毛衣毛裤是最初的记忆,“近几年很多人关注到手作,更喜欢动手去做一些成品出来。”关超乐于看到这种现象,在她看来,编织也好、其他的手工艺也好,都是“一股清流”,是能够让生活慢下来的一种享受和艺术。(下图为关超提供的儿童摄影道具作品图)

在摄影道具上的成功让关超有了继续做下去的信心。“做钩编的时间成本很高,”关超介绍, 钩编与棒编不同,必须完全通过手工制作。经过思考,关超联系到了太阳语罕见病心理关怀中心,通过教给“瓷娃娃”罕见病患者钩编的技巧和各种针法,因此收获了许多聪慧、坚强的“瓷娃娃”学生,并将一部分订单转交由她们去完成,支付合理的报酬,一举多得。(下图为关超提供的与“瓷娃娃”患者的合影)

为爱编织

与“瓷娃娃”罕见病患者长期合作、免费在线授课、创建自有品牌,关超依旧坚持着对钩编的研究和热爱。关超说,她不想把这件事定义为“慈善”,“他们(瓷娃娃患者)的技巧和做工并不差,甚至有些作品非常漂亮,而且我也想让编织发挥出最高的艺术价值。”除了担任公益项目的执行者,关超还会在网上发布一些钩编的教程,她的学生从90后跨越到耄耋老人,大家有相同的爱好,也有着相同的期冀。

2017 年初,关超联系到了国内知名的毛线销售平台,双方一拍即合,于今年8月份,成立了专项基金,为全国的贫困、残障女性提供免费的在线编织课程,帮助编织爱好者进行创作,并促进多种形式的手工创业。如今,她将钩编这个陪伴了自己一辈子的兴趣,作为自己的事业来经营,且通过公益合作的形式来展示。“我们推进了一个为癌症患儿编织造型帽子的公益项目,取名‘为爱编织’。全国各地的许多织女参与进来,一个月就收到了100多顶帽子。这个月,就要捐赠给孩子们(癌症儿童)了。”关超笑着说,自己虽然辞职了,但有些时候忙起来,一点也不比上班时轻松。

结语:对于离职这件事,关超很感激之前的媒体工作,这让她了解到很多的市场知识和产品运作方法,她说自己没有后悔过,“我选择留在家里,不是意味着放弃,而是另一种人生规划。”谈话间,她已经完成了这条蓝绿色“小鱼尾”,这件可爱的钩编作品,又将出现在一个孩子的童年掠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