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84期
11月15日
扫描查看详情

恋爱十二年 津城艺术系情侣的“玻璃”情怀

“玻璃遇到火时,它会变的非常柔软,你对玻璃温柔以待,它就会回馈同样的温柔与精彩,”栗瑶这样形容她与玻璃的关系。对于栗瑶来说,2017年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年,在这一年中,她继续着自己热爱的玻璃艺术、扩大了工作室、顺利读完研究生毕业,最重要的是,她和自己的爱人梁青松结束了12年的爱情长跑,步入婚姻殿堂。(图文/张静哲)

“艺术系”情侣

“高中的时候,他是班长、我是体委,”栗瑶和梁青松的爱情像是他们的艺术作品一样梦幻。当问及在一起的时间,梁青松脱口而出“十二年半”,从学生时代到一起创业,他们坚持着彼此,也坚持着艺术。栗瑶热爱灯工玻璃,梁青松更擅长漆器艺术,通过不断的摸索改良,两人将两种艺术形式相结合,系列作品《春晓》入选“2016亚洲联盟超越设计展”,并且在之后的各种展览中屡次获奖,他们笑说,这是爱情的结晶。下图为梁青松和栗瑶合作的作品《春晓》(图片由栗瑶提供)

“我们都是艺术班的,也从小喜欢这方面,虽然偶尔在创作上有分歧,但是初衷都是为了让作品、让感情更完美。”梁青松说到,结婚时他们没有买对戒,无名指上的“小银环”是两人前些天自己手作的饰品。大学期间接受到系统的工艺美术专业教育,毕业后,梁青松和栗瑶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一方面做艺术创作,一方面为学生或玻璃爱好者提供学习和实践的场所。

玻璃的“浴火重生”

谈到玻璃,大多数的标签都是生活化、实用性,但这种印象中的“现代材质”却早在公元前就已经出现,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玻璃饰品——蜻蜓眼。不过,经历了上千年的岁月的沉淀,当代玻璃艺术却是从近几年才逐渐发展起来。无论古今中外,灯工工艺所显现出的鲜活形式与丰富内容使得这项工艺本身富有传奇而神秘的色彩。

打开火枪,玻璃棒在火焰下慢慢软化,温柔的转动手中的玻璃棒,慢慢熔成球状,根据不同的构思,变换力道的拉伸、按压、扭曲、缠绕,栗瑶说,玩玻璃很容易上瘾,“每个人做出来的成品都是不尽相同的,在短短的时间里,能够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栗瑶常说,创作者温柔的对待玻璃,玻璃的反馈也会是柔美、斑斓的。

“做玻璃最需要静心和耐心,”栗瑶坦言,创作玻璃作品首先需要反复构思,过程中也需要不断地优化。由于玻璃材质的特殊性,基本成型后需要耐心的等待它慢慢冷却、整体降温,不然就会出现破裂的情况,这也最能体现“欲速则不达”。

“保护”一方净土

最近的一周,对于他们来说是忙碌的,除了工作室的日常运营,还要参加一场朋友的婚礼、一次玻璃艺术的展览。2017年,梁青松和栗瑶扩展了工作室,同时也多了一位合伙人。“小伙伴的工艺类型与我们不同,但是经常一起交流,尝试不同的材质和艺术形式,”在栗瑶和梁青松看来,艺术来源生活,但生活中的艺术最终还是取决于自己的内心,坚持初心,是最大的快乐。

栗瑶将自己定位成“玻璃艺术工作者”,研究生期间,她选择学习灯工玻璃艺术,作品《保护》入选中国国家画院主办天元玻璃艺术节并获天元奖。栗瑶解释,这件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平时的生活,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适当”的保护是美好的,但当保护过度时,就会阻碍我们的成长。下图为灯工玻璃作品《保护》(图片由栗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