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68期
8月2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80后彩塑工艺师 孙悟空也能做出创新

传承和思考,这是天津80后青年赵阳一直在做的两件事,作为一名彩塑工艺美术师,在从业的十年间,他从未觉得传统的民俗文化是一种“老土”的艺术,反而醉心其中。(图/周冠淳 文/张静哲)

从庙宇殿堂到民间百姓

彩塑是中国民间手工艺术品,将泥塑作为基本,加以阴干、烧制、着色,将雕塑和绘画融为一体,传承了几千年的光阴。与西方艺术相似,中国的彩塑艺术也来源于宗教、陵寝、皇室等。敦煌、庙宇、皇室的彩塑造型,多为神话故事、佛像等历史宗教题材,直至清末,在九河下梢出现了“泥人张”彩塑艺术,将民间故事、民俗风情作为彩塑造型,也将彩塑从巨型转为小型,出现在万千百姓的家中。

2007年,赵阳于天津美术学院雕塑专业毕业,考入了天津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将这种民间手工技艺作为基础,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之路,今年是他接触民俗彩塑的第十个年头。一件完整的彩塑作品,要经历设计、立坯、精修、晾干、烧制、打磨、着色多个步骤,完成这组西游记师徒四人彩塑,赵阳前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在赵阳看来,“非遗”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说明这项艺术形式的确值得传承,另一方面也说明这项“遗产”亟待关注与拯救。赵阳坦言,他的很多同学在大公司做设计,或是做独立艺术家、当代艺术家,刚毕业没多久的时候,他也有点羡慕,但是却从来没有后悔过,“做的时间久了,反而体会到传统艺术的魅力,也觉得自己的工作挺有意义的。”

“谁不喜欢孙悟空啊”

彩塑传到民间后,造型题材更为广泛,憨态可掬的胖娃娃、背着手教书的老先生、放鞭炮的孩子们、目眦尽裂的关公,包罗万象,看着橱窗里的“众生相”,赵阳觉得,似乎还少了点什么。

对于自己“擅长做孙悟空”这个称号,他笑说“80后、90后,谁不喜欢孙悟空啊。”2015年底,随着一批迎接猴年的影视文化的崛起,赵阳获得了一些灵感,“不如做个孙悟空形象的彩塑吧。”传统的民间彩塑也常出现孙悟空、水浒英雄等经典人物,但大多是京剧脸谱的形象.1983年出生的赵阳和其他年轻人一样,提起孙悟空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六小龄童,于是在赵阳的雕琢下,记忆中的孙悟空越发鲜活了起来。

正巧赶上那一年六小龄童来津,赵阳将自己做的孙悟空彩塑送给他,获得了很高的赞许。“后来六小龄童老师也经常和我交流,给了我很多建议,”赵阳回忆起自己老师曾经的一句话,做一件雕塑首先要心中有这个形象,方可传情达意。

源于生活的传承与创新

传承创新,做彩塑工艺多年的赵阳一直在思考这两个词。“在学校学雕塑的时候,都是学习一些西方的技艺,工作之后又是传统的文化,”在赵阳看来,将这两者结合,也是一种传承。

“最难的还是人物塑形,一般都是按照真人订做的彩塑,”赵阳说,用几张照片做出一个仿真的彩塑作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身材比例要协调、人物细节要处理到位,同时还要进行一定程度上的“美化”。赵阳说,有些脸部细节肯定是要美化的,“订做的艺术品都是有一定的目的性,要在保证真实性的前提下,让本人喜欢。”

一些常见的人物形象相对容易,例如向来受到百姓欢迎的关公。商人购置关公塑像常常为了图个好彩头,但大多关公彩塑造型采用神话形象,面部细节不太写实,赵阳则加入了自己的想法,参考经典影视剧,将关公人物化,皱起眉头的细纹、凌厉的目光,让神话般的人物也有了“人情味”。“很多灵感都来源于生活,”赵阳说,自己做这一行最开心的事,就是能在传统技术中融入新想法。

赵阳很享受这份工作,相对自由的创作空间让他的才思得以施展。在赵阳的工作台上,是他即将完成的一件作品,将会收入他的“悟空斗十八罗汉”系列。“这件彩塑作品是没有骨架的,所以当初设计时不仅要考虑画面还要顾及整体的平衡。”赵阳说,他赞同艺术是无止境的,而自己也会坚定的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路上昂头阔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