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109期
5月16日
扫描查看详情

绝活儿!手艺人在鸡蛋壳上雕刻梅兰竹菊

蛋雕是近年来兴盛起的一项民间手工艺,以各种禽类的蛋壳为材料,用刀、钻等工具在薄如纸片的蛋壳上面雕刻出各种精美图案,津城匠人孟永泉的蛋雕作品常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和普通家庭不同,在孟永泉的家里,数量最多的就是大小种类不一的蛋壳,他笑说,自己这是入了迷。(图文/张静哲 部分图片由孟永泉提供)

特殊的“职业病

小到鹌鹑蛋、鸽子蛋,大到鸸鹋蛋、鸵鸟蛋,在孟永泉的手里,这些蛋壳也都成了“宝贝”。从2006年开始接触蛋雕,十几年的钻研让孟永泉得了不少“职业病”。由于蛋壳质量极轻,手握雕刻时要求力度均匀、握力轻柔,“做的时间长了,有时候拿水杯、蔬菜水果时,经常握不住掉在地上,”孟永泉笑说,每次拿起蛋壳,就像一位狙击手,屏住呼吸、一气呵成地沉浸其中。

年近七旬的孟永泉一直是位“文艺爱好者”,雕塑、绘画都略通一二,由于这门手艺的从业者少,孟永泉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钻研。“刚开始做镂空蛋雕时,真的很难成功,”孟永泉坦言,蛋雕的废品率是一定存在的,即使熟练如他,也常会发生一不小心碎掉的情况,“可能一张纸没拿住也会砸到蛋壳,捶胸顿足。”虽然生了不少闷气,却让这份坚持显得更有价值。

蛋壳的“艺术重生”

正是这样脆弱的蛋壳,却能在手艺人的打磨下焕发新生。蛋雕通常根据呈现效果分为影雕、浮雕、镂雕等多种形式,分别有不同的工艺难点。不同种类的蛋壳,厚度几乎不超过2毫米,利用极细的刻刀、磨针等工具进行阴刻、阳刻、打孔、去除内膜等工艺步骤,小小的蛋雕作品却要花上几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利用深颜色的鸡蛋外皮和内部白色的反差刻出各种图案,称为影雕;将较厚的蛋壳雕刻出体现凹凸起伏的图案,用线面结合的方法增强立体感,称为浮雕;除此之外,镂雕更为精细,也往往考验着雕刻师的工艺水平,将又薄又脆的蛋壳进行镂空雕刻,不破坏其整体性,通常在其内部放置灯泡,通过光影变幻凸显通透的美感。

每个瓶颈期都是一次飞跃

手工艺往往面临着“叫好不叫座”的尴尬处境,由于时间成本高、受众面小,蛋雕艺人并不为大多数人熟知。观赏孟永泉的作品,不难发现,除了工艺精湛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巧妙的构思,这也让他的蛋雕作品获得多方认可。对孟永泉来说,每一次“瓶颈期”虽然过程煎熬,但都会实现新的突破,或许是镂空雕刻技法上的通达,或许是全新设计思路上的透彻,正如那句俗语“祸福相依”。

“在雕刻之前用自动铅笔打上网格线和草稿,”孟永泉介绍,立体的蛋壳和二维的平面不同。站在观赏者的角度上,“百福百寿图”不过是刻上不同字体的汉字,但投射到弧面上,如何让每个字间距相等、大小相近且不会变形,都要充分考虑进去,所以,前期打稿设计是一项大工程。

时间和空间赋予手艺特殊的含义,也带给手艺人不同的心境和思考,孟永泉形容,有一种情绪伴随多年未曾改变,每当他完成一件作品,完整无缺的放置到保护罩里,长舒一口气的同时,内心的成就感和欣喜,始终是他的精神食粮和坚定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