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62期
6月21日
扫描查看详情

这些天津人带着皇宫銮驾 演绎古乐三百年

木槌落在鼓面引起震颤,二十余名乐手如将士听令一般操练起手中的乐器,清脆的金属声响伴随厚重的鼓声交汇成一股颇具古典韵味的传统乐音。分列两行的钹、铙乐手闻声起舞、绸带腾空,与两旁手握剑戟庄严肃立的礼仪形成鲜明对比。此一幅图景,就是挂甲寺庆音法鼓銮驾老会的表演现场。这门发源于津城的传统音乐已传承三百余年,历经时代更迭依旧奏响于海河之畔,在民间传承人的坚守中续写历史回音。(图/张静哲 文/闻名)

皇赐銮驾奢华百年 法鼓谱写天津声音记忆

“看这些老物件多漂亮,多有灵性。”挂甲寺庆音法鼓銮驾老会的会长傅宝安走进陈列厅,不住的赞叹那副跨越百年的銮驾。据傅宝安介绍,明末崇祯年间,挂甲寺原名大孙庄,代管海河两岸四十八村。明末遭遇年荒,唯有大孙庄丰收缴税,皇妃欣喜,在南巡时将銮驾赐予大孙庄,由于没有赐辇,故称为“半副銮驾”,存留至今已有四百余年。这副銮驾的制作材料十分贵重,其上类似“玻璃”的装饰品是由犀牛角磨成粉,融化后经冷却制成,器物表面皆覆有鎏金,还嵌有宝石若干,呈现出宫廷用具的雍容华贵。

挂甲寺人以銮驾为基础,结合由游真和尚自寺中传出的法鼓音乐,于雍正九年(1731年)成立“挂甲寺庆音法鼓銮驾老会”,自此后三百余年为天津的声音记忆填写了一段极具特色的旋律。2008年,这支津门古乐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九河下梢的一颗文化遗珠。

法鼓也有独特灵魂乐章 他们闭着眼睛能打节奏

挂甲寺庆音法鼓有五种打击乐器:铛子、铬子、钹、铙、鼓。傅宝安就是会中的鼓手,也是法鼓表演中的灵魂人物。“按照老例儿,鼓不响,所有其他的乐手都不能动。因为鼓是五音之首,所有的乐器都跟着鼓的节奏走。”在演奏时,傅宝安用余光观察分列法鼓两侧乐手的表演情况,双手随时控制鼓槌的落点,用鼓音的明暗变化控制整场音乐的气氛。“法鼓里面每一个乐手都必须得练好耳音,我们练习的时候经常闭着眼打节奏,就是在听鼓点的变化,这其中任何一样乐器,没有好耳音都玩不转。”

挂甲寺庆音法鼓的乐谱十分丰富,包括对联、桥头、锈球、连珠炮、双桥、老河西等,三百多年来,这些曲牌一直都是靠口口传述来延续和传承。傅宝安回忆,“我们小时候学法鼓完全是自己悟,自己感觉把鼓点听明白了,就去给长辈打一遍节奏问问对错。”这种传承模式不可避免的造成了许多乐谱的失传或误传。为此,傅宝安在2013年将目前留存的乐谱终于转化为“白纸黑字”,为法鼓的技艺传承写上了新的篇章。

法鼓表演通常分为“文法鼓”和“武法鼓”,挂甲寺庆音法鼓初为“文法鼓”,乐手大多坐姿进行演奏,动作幅度相对较小。嘉庆年间,挂甲寺人向天津田庄胡恩平、刘四爷两位武师求艺,融入武术元素,自此“由文转武”。致使其表演形式包含“龙腾虎跃、燕飞凤舞、海底捞月、插花盖顶”等数十种动作技法,形式刚柔并济,暗藏太极十三绝。傅宝安介绍说,在老辈艺人的演绎中,还曾有飞钹、飞铙互相“斗法”的经典场景,为音乐表演赋予了来自武术的竞技元素,也是“武法鼓”其名的切实体现。

法鼓会陷入老龄化 南开学子带来新曙光

“按照老规矩,只要长辈还在,所有的乐器,小辈连摸一下都不行,为了练节奏感就只能自己找个木棍敲窗户,时间长了窗框都松动了,什么时候彻底练对了才能有试试的机会。”传统规矩让挂甲寺法鼓更具仪式感,但已不适应如今的传承现状。同大多数的法鼓团队,挂甲寺庆音法鼓老会也陷入了“老龄化”的困扰,成员中年纪最大的已近百岁,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岁。

“从前挂甲寺全村人都打法鼓,小孩都梦想着能上皇会演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爱看这些了,而且也没时间学。”师欲授而徒不受,让一心传授技艺的傅宝安深感无奈。2017年3月,来自南开大学的二十余名师生向傅宝安学艺法鼓,为传承“断代”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新的途径,傅宝安也在寻找传承人的路上坚定的行进着。

结语:一场只有节奏,却又超脱于节奏本身的法鼓表演,将300年的津城历史、年轻人和老乐手连接在了一起。团队中有一位70多岁的表演者,他本身患有癌症,却还是在鼓点响起的时候神采飞扬,这样的故事还在天津这座城市里,在法鼓独特的乐声中,不断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