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67期
7月26日
扫描查看详情

让不对称风筝飞上天 天津纸鸢匠人潜心数十载

每逢天清气爽的时候,城市中的大片空地上都会有五颜六色的风筝随风。东汉期间,人们开始用纸做风筝,称为“纸鸢”。从最开始的菱形,到后来的沙燕、蝴蝶,风筝在天空上飞的越来越精彩。球星、戏子、女郎,在天津七旬匠人马捷如的手中,这些形象也成了他的风筝元素,为了让不对称的风筝能飞上天,他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图文/张静哲)

做风筝:一要好看,二要能飞

在马捷如看来,不对称风筝更能尊重图像的原意,画面的创意也更加丰富多彩。“传统的对称型风筝有一定的局限性,做出来的形象无非是老鹰、沙燕、蜻蜓,不对称的风筝可以画更多的人、事、物,也不用刻意的加上赘余的内容,不仅是尊重更是创新。”在马捷如的作品册中,全运会的“津娃”、NBA球星科比、栩栩如生的斗鸡,这些生动的人物、事物在他“非专业”的画笔下灵动而真实。潜心研究不对称风筝多年,马捷如的作品册珍藏了百余件微型风筝的作品,厚重到要用双手才能托住。

风筝不同于其他手工艺术,除了有观赏价值,更重要的在于能够“放飞”。天津卫风筝大师周树堂曾说过:“飞不上天的风筝,不叫风筝,那叫摆设。”世间万物有利必有弊,不对称风筝虽然展现形式更丰富,但“起飞要求”也更高。由于风筝的形态各异,外形轮廓无规律可循,所以必须根据不同的形状设计骨架。合理的风筝骨架必须保证吃风面积和泄风面积的平衡稳定,才能使得风筝拥有“飞翔”的灵魂。

不对称的风筝能上天 骨架设计有学问

马捷如家中的一角,堆积了几根长长的竹子,这是他用来做微型不对称风筝骨架的原材料,“主体骨架一般采用成年毛竹,只用竹皮的部分;副条用慈竹,更加轻便一些。”不对称型风筝大多采用“大”字型的主体骨架,在不对称的形态下尽量设计出较为对称的骨架,确保足够的吃风面积,还要兼顾泄风的顺畅。“微型风筝的制作上对重量要求很高,蒙面要用特别轻薄的无纺布,骨架的力度和弹性也非常严格。”

风筝的制作技艺概括称为“扎、糊、绘、放”,但实际上,小到纸张的选择,大到整体骨架的设计,不仅需要理论知识,更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选材、劈砍、设计、煨烤,每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从风筝爱好者到不对称风筝大师,马捷如笑着说:“做了几十年,有些工艺说不出来,只能动手做。”

源于热爱归于生活 风筝匠人潜心数十载

随着全运会的召开,马捷如着手制作一系列运动形象的微型风筝,在马捷如的家里,做风筝使用的材料堆满了一间小小的储藏室。今年75岁的马捷如做风筝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从对称到不对称,从大型到微型,竹子和无纺布被他灵巧的赋予灵魂。做一个微型风筝最快要用两三天,如果画面比较复杂可能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做就是大半天的时间,”马捷如的爱人说,因为痴迷风筝,马捷如甚至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

“一开始就是喜欢,后来跟着几个老师傅学了一下,退休后开始专注于不对称风筝。”在马捷如口中平淡寻常的经历,却跨越了他大半个人生。在徒弟缪伯刚的引荐下,马捷如结识了孔子第75代传人、曹氏风筝传承人孔祥泽,并得到他的指点。马捷如七十大寿的时候,缪伯刚为他编制出版了《不对称型风筝——马捷如笔下的风筝世界》一书,一是作为贺礼,二是为了传承,马捷如说“这门手艺还能有人传承、关注,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