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81期
10月25日
扫描查看详情

青年钢琴家传承《歌唱祖国》:弹琴“要从娃娃抓起”

4岁开始学琴,11岁获得亚洲肖邦钢琴比赛金奖,在中国、法国等地深造学习,举办过多场独奏音乐会,面对这些,钢琴家鲍释贤却觉得,在天津的老宅子里做的事情更有意义,也更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文/张静哲)

《歌唱祖国》后继有人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这首节奏铿锵、情感充沛的歌曲的创作者,是已故的著名人民音乐家王莘,也正是青年钢琴家鲍释贤的外公。鲍释贤回忆外公王莘的一段话,“外公很谦虚,他说自己只是遇到了一个好的机会,其实任何一名爱国的音乐创作者都能写出这样一首歌曲。”

人民音乐家王莘的外孙,著名电力工程先辈鲍国宝的曾孙,著名音乐教育家、钢琴家鲍蕙荞的侄孙……在外人看来,鲍释贤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但是弹琴这件事,他没有承受任何的家庭压力,完全是自己“心向往之”。到了鲍释贤这一辈人,只有他自己在从事音乐方面的事业,外公王莘曾一直支持他、鼓励他,鲍释贤在音乐上的坚持也成就了家族音乐灵魂的传承。(下图右为鲍释贤与外公王莘的合影)

只会弹琴,不止会弹琴

鲍释贤将外公王莘的书房变成了练琴室,房间里有两个高高的书柜,书柜里装满了唱片,他说,外公作曲无数,除了最脍炙人口的《歌唱祖国》之外,也有很多其他极具音乐艺术性的作品。“外公对西方古典音乐非常有研究,有很多的黑胶唱片、音乐史以及书籍,”鲍释贤说,除了一些技巧上的练习,对音乐的理解、鉴赏也都是弹好琴的重要因素。

谈及自己学琴的经历,鲍释贤说,“小时候家里本来想培养姐姐学琴,但是我也想弹琴。”无心插柳柳成荫,鲍释贤4岁开始弹琴,却结缘一生。是否有一些音乐上的天赋?鲍释贤笑说,自己虽然接触钢琴时间早,但直到十几岁时才进入系统、专业的学习,“很多老师说,我能达到这个程度还是比较‘神奇’的。”如今,鲍释贤也担任过评委,“我觉得应该对自己说的话负责,至少要告诉选手,怎么做是对的,如何对弹琴有所帮助。”

85后的艺术传承

在国外学成归国后,鲍释贤随父母回到天津,除了一些常规的音乐演出,以及不间断的弹琴练习,他觉得自己还能再做一些事情。“大多数人看来,钢琴这种古典音乐还是有距离感,”鲍释贤说,很多人欣赏音乐并不能理解这首曲子想要表达的内在情感,或者是创作的背景故事。将古典钢琴融入到儿童舞台剧、在钢琴演奏时策划背景墙的展示,出于热爱和传承的愿景,鲍释贤的生活逐渐忙碌了起来。(下图由青年钢琴家鲍释贤提供)

在和平区这栋王莘的故居里,鲍释贤坦言,曾经有人提议将此处改为博物馆,他却觉得,真正的音乐传承可以采取更好的方式。2016年,通过一个合作的机会,鲍释贤创办了一所钢琴教育培训机构,由他和几位优秀的钢琴教师任教,吸取自己多年学习历程中的经验和不足,专业的普及、传授钢琴教育,他说,“这是我理解的音乐传承。”

结语:复古的院落、婆娑的树影,鲍释贤曾看到太多不同的风景,却选择了落叶归根,回到天津这座城市,他说,这里安静了太久。许多年的光景,老柜子里的黑胶唱片变成了如今的CD光盘,只有那钢琴声和对古典音乐的热爱,在鲍释贤的坚持下,仍旧萦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