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52期
4月12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姐姐们跳广场舞的公园 上个世纪长嘛样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天气渐暖,公园、广场上也热闹起来,随着物质生活的逐步提升,人们越来越追求精神生活上的享受。除了年轻人,老年人的生活也过得多姿多彩,跳广场舞、打太极拳,公园、广场这些城市中的绿洲成为了老人们的休闲场所。

民国时期,海河沿岸逐步形成九国租界,随着西方文化的入侵,天津这座城市也交融了南北、中西的各种文化。20世纪30年代的天津素有“夜上海”之称,在人们眼中,那时的天津已经是开放、时尚、繁华的大都市,早在130年前,天津就有了历史上第一座近代意义上的“公园”;1923年左右,舞场也在天津发展起来。当年的舞女已封存在茫茫历史中,如今的人们却依旧在春光和煦中飞扬舞步。

维多利亚花园 老天津的明信片风景

在天津市大沽北路与泰安道交口,坐落着一处充满英伦传统风格的公园——解放北园。1887年6月21日,在天津的海河岸边英租界中,一座以女王名字命名的英式花园正式对外开放。这是天津历史上第一座近代意义上的公园,这也是外国人在天津修建的第一座带有殖民色彩与西方情调的花园。维多利亚花园,曾经出现在老明信片上次数最多的天津城市地标之一。

1886年以前,这里还是一个臭水坑,在英租界工部局的经营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利用疏浚海河挖出来的泥沙,将这个臭水坑填平垫高,建成了一个中西合璧的英式公园。花园开放当天,正是大英帝国庆祝维多利亚女王登基50周年的纪念日。造园的设计上,以英国传统风格为基础,吸收了中国园林自由式布局的手法,形成了半规则半自然式的中西合璧园林。

当时公园制定了十条管理章程,内有“摘花、折树,草地上推行儿车,皆所不许”的条例。据《租界生活 一个英国人在天津的童年》记载,该园有一专司巡捕,每小时巡视一次。其手下另有苦力3名,负责驱赶花园周围道路树木上筑巢的乌鸦。当时的开放时间,规定“夏日游园中止时间为中夜,冬日为晚九时”。

1949年以后,维多利亚花园更名为解放北园,简称“北园”,在很多天津人的记忆中,更熟悉的名称是“市委花园”。如今,在晨曦或傍晚,老人带着孙儿在这里漫步玩耍,相伴多年的夫妻在长椅上静坐谈心,解放北园仍然大隐隐于市的提供着一份惬意、一丝安宁。

中心公园 渲染着津城的法式浪漫

茅盾夫人的弟弟孔另境在《天津记》中提到“法国花园和英国花园的大小相仿,布置却各异。英国花园仿佛是一个广雅君子,法国花园则宛似一个浪漫的少女,前者是严肃的,后者是热情的。也许就因为这缘故,游人也比较多了。”这座“热情”的法国花园就坐落在如今的和平区花园路,成为了天津著名的“婚市”——中心文化广场。

据大部分资料记载,法国花园始建于1917年,1922年落成开放。最初,只要拥有入园证,即可自由出入。按照天津法租界的公园章程,下列各项人物不准入园:甲,无本租界公议局董事会发给之入园证者;乙,衣服褴缕者、酗酒者以及一切可以搅扰或污秽公共游兴者;丙,无人牵引之犬以及各种车辆,惟小孩用车、病人游者不在此限,然亦不准碍道。

法国花园建成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入园者有严格的限制。到了上世纪30年代中期,才取消了入园许可。据1936年出版的《天津指南》所记,“近已开放,任人游览”。1949年后,定名为中心公园,并对园林进行大面积修复;1995年,在原和平女神像旧址设吉鸿昌跃马横刀塑像。1998年,将公园内八角亭拆除,建设了大量音乐塑像及喷泉等;直到如今更名为“中心文化广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逢周末,这里就成了人山人海的“相亲大会”。

北宁公园 天津人的儿时记忆

北宁公园的大象滑梯、长颈鹿滑梯是很多天津人记忆深处的童年时光。北宁公园前身系袁世凯委周学熙选址筹办的种植园,1907年在天津北站以北开湖建园,名曰“鉴水轩”。1932年9月修建为公园,取诸葛武侯宁静致远之语,命名为“宁园”。

宁园沿袭了古典造园手法——多以建筑为主的组景,有仿效自然的布局和园中有园的手法,也有诗情画意的构思和因地制宜的处理。水面聚分得体,湖湖相连;29座造型各异的桥涵横架两岸;2000多米弯曲迥异的长廊将水池亭榭、楼台馆阁串连一体,成为宁园无声的导游。这座风景怡然的公园,却蕴含着不少历史名人的掠影,园内的致远塔,为宁静致远景观的主景,塔高九层74.4米,塔内四周墙壁上镶嵌着历史题材为内容的瓷板釉彩画或青石刻浮雕,是我国目前最高的宝塔,为“宁静致远”景观的主景。叠翠山上有革命烈士纪念碑,碑文为郭沫若题字。

结语:如果说建筑是一座城市的文化沉淀,那么公园便是这沉淀中最为浪漫多彩的一笔。从前,人们的文化生活虽已足够精彩却也是有限的,看戏、出游是件太奢侈的事情。反倒是这些或充满异域风情,或风景宜人的公园,成了人们最享受的休闲之地。

如今的公园里似乎少了谈情说爱的眷侣,然而,这些闹市中的“秘密花园”却成了老人们颐养天年的宝地。无论是当初的“洋气”还是当今的“接地气”,公园永远在城市历史中平和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抖空竹、打太极、广场舞,在清晨和黄昏时分,这里焕发着另外一种生命力与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