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43期
1月25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人过大年 除了“吃”还有哪些讲究?

从“过了腊八就是年”到“腊月十五上全街”,从“二十五,扫房土”到“初二回娘家”到“初五剁小人”,天津人极为讲究过年的吃食、风物和习俗,而这些过年的“礼儿”和“讲儿”也饱含着天津这座城市鲜为人知的文化密码。春节是中国独有的家庭记忆和温情时刻,天津人过年琐碎繁杂的“妈妈例儿”更是一种南北兼容、华洋杂烩的文化符号。

三十晚上坐一宿 天津人的“年”这样过

众所周知的是,过年是农业社会留传下来的一种中国独有的仪式化节日风俗。在过去,中国人有“三大节”,分别是以端午为核心的“五月节”、以中秋为核心的“八月节”和以春节为核心的“正月节”。天津人极其重视过年,窗花、吊钱、福字、年画、剪纸往往将家里装饰得红红火火、喜气洋洋。津城闻名的杨柳青年画中,较具有代表性的“缸鱼”是很多老天津人的年少记忆,将“缸鱼”贴在家中的水缸上,意为吉庆有余,更是天津独有的年画品种。

过年的最重要的一个日子便是“除夕”,农历每年末最后一天的晚上,人们往往通宵不眠,叫守岁,若是这天晚上躺着迎接新年,那来年就不太顺,所以有“三十晚上坐一宿”的说法。除了合家团聚、恭贺新禧,过年的一个主要目的也是祭祖。旧时认为,除夕、初一,老祖宗会来享用供奉,初一晚上再回到天上。上世纪50年代以前,天津人初一不去外边拜年。早年间闺女回娘家是在初六,后来随着双职工的出现才改为初二。按老礼,等到大年初六,已婚的女儿才能带夫婿孩子回到家里给父母拜年。因为在过去,已婚女人被认为是“外人”,不能让“老祖宗”看见,不过如今人们虽已不再相信鬼神,但“初二回娘家”也已经演变成了一种习俗。

吃完捞面吃饺子 天津人对待吃食不“将就”

1936年《大公报》上曾刊登过这样一段文字“津市居华北交通之中心,人口繁密,工商发达,为应环境之需要,故品食种类较繁……饮食物之与岁时有关者,如废历上元节食元宵,二月二日食焖子,夏至是捞面,端午之粽子,中求职月饼,重阳之切糕,立春之春饼,立秋之甜瓜,冬至食馄饨,除夕食饺子,以及腊八之粥等,旧俗相沿,牢不可破,此亦足见津市饮食嗜好之一斑矣。”除了逢年过节有吃上的讲究,红白喜事、生日寿辰,饺子、捞面也都是天津人最“偏爱”的食物。

近百年来,天津诸如此类的风俗民情,尤其是在吃食方面的讲究一直传承至今,依旧是家家户户恪守的一道“菜谱”。老天津人常说“腊月十五上全街”,购置年货、吃食,民国年间最典型的“全街”有古文化街(当时称为宫南、宫北大街)、河北小关、北大关的关上关下及河东大直沽地区等等。当时,每当年关将近,这几条街上人声鼎沸、人人比肩而行,热闹非凡。

即便是如今,天津人也会为了做好初二的一碗打卤面,到不同的店家门前大排长龙,“这家的红粉皮好”、“那家的面条劲道”……在“吃”这点上,天津人绝不“将就”。

民多以贾趋利 天津人最爱“恭喜发财”

天津自古因漕运而兴起,作为一个五方杂处的移民城市和河海枢纽的通商大都,天津的人口构成多为商贾,所以逢年过节,与“钱”有关的俗语时令也是层出不穷。早年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俏皮话“送信的腊八,要命的糖瓜,救命的饺子” ,三句话分别指代了腊八、小年和除夕三个时节。这几句谚语在旧时表示,腊月初八吃腊八粥,提醒负债人年底将到,该还债了;廿三是用糖瓜祭灶神的日子,也是催债要命之时;捱至除夕,讨债的都回家守岁吃饺子了,躲债人一颗心才能稍安。

这一点在天津人春节的装饰、俗语上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在家里张贴各种各样的剪纸,最为常见的“财神叫门”、“肥猪拱门”、“聚宝盆”等形象,在祈福求安的同时也表达了财源广进、大招财运的新年愿望。除此之外,正月初五又叫“破五”,家家户户都会吃饺子,尤其在切菜时菜板要剁得叮咚响,让四邻听见,这被称作“剁小人”。天津人把不顺心的事归结到“小人”的身上,也有认为“小人”会挡住财运,除掉“小人”才能大吉大利,财源广进。

结语:从腊八开始直到二月二,“过年”这个概念绝不仅仅是一顿团圆饭、一副对联、一份压岁钱这么简单,过去一百年间天津的过年习俗在时代的大潮中几经嬗变,但天津人过大年喜兴、热闹、吉祥、讲究的习俗始终传续。等到生活回归平静,窗户上的剪纸渐渐褪色的时候,人们又开始期盼新的一年的到来,又在憧憬着下一次的浓浓年味,或许这就是天津人过大年的情怀所在。

口述:徐凤文 整理:张静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