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79期
10月11日
扫描查看详情

津城核雕师傅:在“核”上勾勒万物

“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课本中的《核舟记》让很多人儿时展开奇妙的想象,那枚“大苏泛赤壁云”的核雕作品成为了一件绝妙的文玩之物。在天津古玩城的一间商铺里,李云将一件半成品的核桃雕件拿出打磨,一片竹林摇曳在他的指间。(图文/张静哲)

天津,第二故乡

今年是李云来到天津这座城市的第14个年头,如今,他定居在天津,在这里,他慢慢的找到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在核桃上雕刻出一片竹林,竹林里还半遮半掩着一栋民居,在李云的手里,不出两三天,一对核桃就变成了一件精致的雕刻品。

李云说,自己喜欢临摹、画画,可惜小时候没有学习条件,“小时候语文书上经常有那些名人的画像,那会儿就照着书本临摹,就是喜欢。”后来,李云专门学习了刻字,学成后却没有从事这一行的机会和市场,他选择离开家乡,来到天津。天津人喜欢文玩,用李云的话说,能凭借着自己的手艺吃饭,能做着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他留在这里也爱上了这里。

橄榄核上雕孔雀

十一假期前夕,步行街的人并不多,但是李云要完成的定制作品倒是不少。五六年前,李云开始研究着在橄榄核、桃核、核桃上进行雕刻,这让他“解锁”了新技能,“刻字更多的是工作,核雕是我的爱好。”李云介绍,汉字的雕刻是基本功,通过对刻刀、线条的拿捏,控制力度和走向,有了一定的积累,才能慢慢地变化不同材料、不同风格。

橄榄核也是李云擅长雕刻的材料之一,闲暇之余,李云雕刻了十位名医的画像,背面则刻上十种鸟兽的图案,近观可见鸟兽的片片羽毛。

核雕通常是“因材施教”,更加尊重原材料本身的生长情况。“这种纵向沟壑比较多的核桃适合刻竹林、风景;这种没有明显沟壑的核桃适合刻葫芦、人文场景。”李云说,迷上核雕后,买进一大袋子橄榄核,也只能挑出来二三十颗可供雕刻的,品相、颜色都很重要。

技亦灵怪矣哉

李云喜欢在店铺外摆上一把椅子,拿着简单的工具,慢慢的雕刻手中的橄榄核,他说,虽然步行街上人来人往,但是外面的光线好、空气流通,只要他静下心来,要比闷在屋里干活儿好些。李云还“发明”出拿着一个类似印章的物件进行辅助,握在手心里抵着橄榄核,不容易戳破手,虽然他的手早已留下了刀伤的痕迹。

《核舟记》中,作者最后评价核雕艺人“技亦灵怪矣哉”,李云说,自己的技术绝达不到“精湛”,做这行的人不算多,最难得的还是坚持。小小的一颗果核,在他一刀一刀的雕刻下,无论是面露微笑的佛像,亦或是灵动的奇珍异兽,李云说,自己没学过画画,也不用打草稿。在李云的世界里,刻刀做笔、果核做纸,方寸之间雕琢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