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106期
4月25日
扫描查看详情

他做的泥人有衣裳 成为津味儿“换装娃娃”

中华民族是传统的农业民族,泥土也被赋予了无限深情。将朴实的泥土打磨成不同的形象,泥塑是泥土的一种呈现形式,同时也无声地延长了泥土的生命。津门手艺人张宝义用泥塑记录人物,与传统泥塑不同的是他还独出心裁地为泥人穿上真实的服饰,穿戴整齐的泥人形神毕肖,色彩斑斓,成为独具一格的“锦彩泥塑”。(图文/ 张静哲 赵士仪)

跨越数十载只为“不重样”

民俗艺术往往伴随着风土人情衍生,在天津更为尤甚。九河下梢的天津卫漕运发达,妈祖文化盛行,锦彩泥塑就起源于此。福禄斋锦彩泥塑第四代传承人张宝义介绍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天津本土的妈祖文化中,新婚夫妻为求子常常会来“请娃娃大哥”,“娃娃大哥”要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修补和“长大”,于是又衍生出了许多的娃娃铺,这种祈福娃娃就是锦彩泥塑的前身。

源于兴趣,张宝义小时就开始接触和学习锦彩泥塑的制作过程,从学习到开办自己的工作室,张宝义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工作室开办至今又是十几年,张宝义的泥人也越来越传神。张宝义给自己的定义仍旧是“手艺人”,在他看来,自己捏制的每件作品必须不一样,“要是都一样捏个模子不就行了,”手工艺人的精准和坚持在他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细节彰显匠心

锦彩泥塑专指身着真实服饰的泥塑,想要给泥人“穿”上衣服则需要很多的“心思”。如果服饰是套头的,则要把泥人做成头部和身体分离开。而系扣或系带类的服饰,局限性较小,只需要在人物形态上下功夫。张宝义曾经学习过服饰设计,能够制作成衣,设计起来也是得心应手。作品《鲁迅》长袍之上的盘扣精致细腻,《妈祖》的凤冠霞帔则熠熠生辉。

“成套的作品有气势”张宝义对大型泥塑作品情有独钟。由他创作的大型泥塑《茶馆相声》,以单独的或三四位人物为一组,或算命、或逗趣、或听相声,每组人物呈现一个完整的故事,神情动作却又不一而足。因人物的头部是可以活动的,因此所有人物的视线焦点都可以集中于最前方的相声台,使得整个画面更为和谐仿真。

冰糖葫芦鲜红欲滴、锅中开水翻滚冒泡、笼中鸟雀栩栩如生,张宝义不放过任何细节。整组泥塑还原了天津茶馆的历史风貌,在细致入微的同时又显得气势磅礴。

求慢不求快 把生活过得艺术

“捏泥人是件慢功夫,急也急不来”。不仅是对待手艺,张宝义对生活也是求慢不求快。使用着很古老的翻盖手机,每周工作几个半天,闲暇时招待朋友或是出外采风。在张宝义的生活里,少了几分信息爆炸带来的喧嚣和焦虑,安静而惬意。传统手工艺人的生活简单却不单调,如同他的作品一般都散发着艺术的气息。

在张宝义看来,锦彩泥塑雕刻的不仅是泥土,更是时光。在张宝义的努力下,福禄斋锦彩泥塑变传统的家传为社会传承,“每一位协会的会员都是传承人,喜欢的人都能学。”用张宝义的话来说,“基数大了,非遗技艺才能更好传播,大家都可以是手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