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60期
6月7日
扫描查看详情

因为热爱 他把老天津的记忆做成了博物馆

一百年多年前,天津率先运营了国内第一台有轨电车,也陆续引进了西餐、汽车、电影院,随着九国租界的设立,工商业、内外贸易的日渐兴盛,天津百姓的生活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中国社会缩影。从锈迹斑斑的民国自行车、民国年间收听广播的许可证,再到解放后的黑白电视机、铁皮暖壶,当这些老物件齐聚一堂,当时的生活街景仿佛历历在目,“留住记忆就留住了乡愁”津沽记忆博物馆馆长齐惠敏这样说到。(图/赵之瑞 文/张静哲)

百年中国看天津 津沽百姓小生活

“历史既是秦皇汉武的历史,也是百姓草民的历史”齐惠敏用了近两年的时间筹备博物馆,将这些有关记忆的收藏品重新带回天津的生活中。民国时期的爱迪生灯泡上,也印着如今仍在使用的通用电气的标志(GE);民国女神“小彩舞”的照片即使泛黄,也能看出骆玉笙先生当年的风姿绰约;略显笨重、锈迹斑斑却能自发电照明的民国年间的变速自行车,曾经是进口的“时髦货”。民生天下先、铁肩担国运、租界风云淡、沽上民风浓、粉墨人生苦、百年树英才、少年不识愁、津沽记忆长,齐惠敏团队将这近两千件藏品分门别类,这些身外之物却也记录了一代人、一座城市的人生历程。

天津近代历史是中国历史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在展厅的显眼位置,有这样一面不太宽的墙,密密麻麻的书写着天津的“大事记”。这是博物馆的主创团队中的高宝庆老师耗时三天的作品,从新石器时代天津平原的开发,直到1949年天津市人民政府的正式成立,百年中国看天津,这片土地的传奇故事被一笔一划的书写在这些老物件的回忆之中。

有灵魂的老物件 有气节的老故事

一个老账本也能带回那个时代的记忆,相较于如今可以打印出的各种字体,记账先生的独特笔迹凸显了那个年代的温度。这个账本展开有将近四米长,每一笔账上的最后一笔都是同样的样式,类似于一种价目的标记。可以看出,随着天津海运、漕运的发达和西方文化的入侵,当时的工商业贸易已经逐渐发展起来。不仅仅有盛锡福、同仁堂等老字号品牌传承至今,更有一批实业家开始在天津显露头角。

东亚毛呢纺织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宋裴卿,便是当时实业救国的代表人物。留学归国的宋裴卿在当时的意租界五马路一手创办了东亚毛纺厂,并将产品商标定为“抵羊牌”,抵羊即抵洋,抵制洋货之意。这在与外货抗争的时代背景下,展现了民族实业家的志气与雄心。在齐惠敏的博物馆中,抵羊牌毛线、抵羊牌马灯被安排在“铁肩担国运”的版块中,他认为,这种能够代表民族气节的东西最不能丢掉。

感动源于生活 生活始于热爱

在博物馆游览路线的尾声,有这样一处“模拟小屋”,不大的房间里到处都是70、80年代过往岁月的味道。高高悬挂的“革命伴侣”牌匾,自行车、缝纫机、有线电视,精细到连花瓶、水杯、女士背包都带着浓浓的年代感。齐惠敏的夫人介绍,很多上了年纪的人来到这里,都说“像是回到了从前,和家里得布置一模一样”,令人感慨良多。“后来也慢慢理解了我先生的这项爱好,了解到这些老物件背后的故事,像是体验了另外一种人生。”齐惠敏的夫人说到,他们本不是天津人,却被这里的民俗风情、历史典故深深吸引,爱上了这座城市。

齐惠敏称自己为“生于河北省,打拼于京华的小人物”,出于对天津独特文化的热爱,在团队的努力和朋友的帮助下,开办了这间博物馆。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他,在接近知天命之年,选择“折腾”一把,将自己的爱好做成一件“有意义的事儿”。在《馆长的一封信》中,齐惠敏这样写道:“老辈人的生活足迹渐渐湮灭于远去的记忆之中,但那些模糊的记忆无疑也承载着历史的印记和人文的光辉。”

结语:清末民初,天津百年来华洋杂处、中西合璧的近代历史,使得这座城市成为了天子脚下的一颗夺目的明珠。无论是当时一时兴盛的民族工商业,抑或充满洋气的西式餐饮,这些形形色色的百姓生活,组成了这段略显厚重的曾经。齐惠敏的博物馆旁是一条名为“芳菲路”的街道,而这些展品和他们的故事,也将那个既陈旧又开放、既压抑又讲究的年代,重新呈现出芳菲般鲜艳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