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107期
5月2日
扫描查看详情

津城刻瓷艺术家 在半人高的磁盘上刻孔雀

绘画是光与影的艺术,雕刻是力与美的艺术。不同的艺术门类各有不同而又彼此相通。津门手艺人陈起平以瓷器为介质,用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将绘画与雕刻在脆弱而坚硬的瓷质上产生碰撞,创作出津门独一份的瓷刻作品。(图文/ 张静哲 赵士仪)

偶然结缘 一见瓷刻爱终生

陈起平是一名中学美术老师,出于偶然学习刻瓷,在他看来,这也是一种缘分。在一次教师交流会上,一位老师带来了刻瓷作品,出于对手工艺的喜爱,陈起平由此开始了他的“刻瓷人生”。刻瓷艺术在山东更为普及,由于京津地区缺少可以交流的“同道中人”,起初陈起平不免纠结彷徨,他笑说,“有的时候也会赌气,盘子一摔就不刻了。”

三十几年只在弹指一挥间,陈起平从零开始摸索雕刻、上色的技巧。“同行也有说我的瓷刻和传统的不太一样,”陈起平将中西绘画理论相结合,又将不同雕刻方法相结合,自成一格。此外陈起平对瓷刻的每一个环节都精益求精,一年中要花半个月至一个月采购瓷器,在他看来,好的原材料往往影响着作品的精致程度,“淄博、唐山的瓷质都不错,景德镇也是必须去的,有些优质的、独特的瓷瓶都要碰运气。”

精雕细刻 以“和”为美

刻瓷起源于乾隆时期的宫廷,是在瓷器上书写、作画的一种艺术形式。陈起平介绍,学习刻瓷一般从釉雕入手,在上釉的瓷器上进行雕刻,这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在釉面上留下不同力度的痕迹,对刀工和细致程度有着很高的要求。“必须要一点一点地刻,欲速则不达,一旦出了一点差错基本就无法补救了”。除了釉雕,彩雕也是刻瓷艺术的一种呈现方式。先在白色的瓷质上进行画面的雕刻,然后进行上色。

手工艺往往因人而异,创作理念也各有不同,在陈起平的作品中,“和谐”是一以贯之的主题。在大型瓷刻作品《双艳同辉》中,孔雀开屏,牡丹绽放,一动一静,一素一彩,鸟中之王和花中之王交相辉映,相得益彰。陈起平为作品配的藏头诗,笑说,“可能不够专业,但是我自己很喜欢。”

将图案呈现到瓷器上是一个二次创作的过程,通过刻瓷人的刀功,呆板、平面的花朵,也可以把它刻“活”了。当创作遇到瓶颈的时候,陈起平就喜欢在海河边遛一遛。从构思到创作,作品呈现的是一个完整的过程,“很多故事,真的只有做过的人才会懂。”而这也是陈起平对很多作品都不舍的原因。

思索的艺术

艺术作品不仅是视觉上的呈现,从构图到寓意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放手是爱》是陈起平最喜欢的一件作品,蟋蟀笼远近虚实相结合充满层次感。而陈起平独出心裁地将蟋蟀都刻到笼子外面,以此寓意孩子不应被过多束缚。“对于家长来说放手才是爱。”匠心在细致入微的思索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不喜交际而专注于创作,陈起平的工作室起名“清心斋”,而他也真正做到了清心。年逾六十,陈起平依然保持着极高的热情和创作能力,“我还有好多的想法有待实现”。在陈起平看来,手艺的传承不仅需要扎实的技术和刻苦的练习,更需要沉静的心性和高尚的品德,而这些也终将体现在作品中。

结语:少欲少求的“清心”和一见执着的“倾心”,是刻瓷艺人陈起平带给我们的感动,这份感动历经岁月而不改,穿越风雨而愈发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