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58期
5月24日
扫描查看详情

征人几时回 天津这面墙上刻满了怀念

平津战役的硝烟已经褪去了近70年,这场以北平、天津为中心,历时64天的解放战争,以解放军牺牲七千余名为代价,造就了如今的和平与安宁。举身负国难,征人几时回,“每次站到这面墙前,都会深深地感受到,战争带来的伤痛不仅发生在死去的人身上,更多的是留给了活着的人”谈起自己的工作,平津馆副主任曹静如此说到。(图/赵之瑞 文/张静哲)

跨越千里的相认 一个名字的追根溯源

2009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曹静始终难以忘怀。平津战役纪念馆接到一个电话,想要查询一位烈士,“王宝礼烈士是他的叔叔,在东北参军后再也没回过家,从他奶奶到他父亲,一直在找寻这位亲人的下落”曹静回忆,这名烈士是黑龙江人,家人不知道他的部队番号,甚至不确定他是在哪场战役中牺牲的。放下电话,曹静对名录中所记载的六千余个烈士名字进行比对,发现这位王宝礼烈士的名字就在其中。幸运的是,通过多方沟通,也确认了这位烈士的骨灰就保存在天津烈士陵园里。

王宝礼的家人从黑龙江赶来天津,终于通过一个名字完成了几代人的夙愿,而这幅场景已经不是曹静第一次所见了。“有一次在英烈名录墙前,一位老妇人望着一个名字痛哭,我们上前询问,她说是终于找到了父亲”在曹静看来,自己的工作是一件行善之举,这面墙上六千多个名字,让老友能回忆往昔峥嵘岁月,让无数家庭跨越千里得以相认。

当工作成为生活 感动的故事不曾停歇

“有一位经历过平津战役的老战士,每年都会来英烈墙这里祭奠战友”曹静介绍到,八十多岁的老人会带着一壶浊酒,到这里与战友共饮,脑中难忘的当年事,身边却再无共诉衷肠之人。这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据统计,在平津战役中共牺牲了7030名烈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烈士的信息搜索越发困难,甚至连姓名都无从得知。

烈士的查询补刻有着很严格的要求,工作人员要确定烈士的信息,以及是否牺牲于平津战役,牺牲的地点、时间都要反复确定。“我算是第二代的工作者,现在也有新人在慢慢接手这项工作(烈士查询、补刻),每次确定一个烈士的名字补刻上去,都会为这份工作感到无比自豪”曹静说,今年是她来到平津战役纪念馆的第14个年头,从大学毕业到这边工作,十多年来她见证了太多感动的时刻。

光耀千秋 这里是六千余人的灵魂归宿

1997年纪念馆建成后,英烈名录墙上刻上了6639位牺牲英烈的名字,自建馆以来,这面英烈墙就成为人们祭奠先烈、寄托哀思的重要场地。由于东北野战军是平津战役中攻打部队的主力军,在英烈墙上,有着相当一部分的面积镌刻着东三省烈士的名字,通过长达20年的补刻工作,这面墙上已经镌刻了6821位烈士的姓名。

“烈士壮举 光耀千秋”是展厅推荐游览路线上的尾声,英烈名录墙位于“英烈业绩”展厅的显眼位置,这面墙原先是紫铜金属材质,在近二十年的岁月洗礼中出现了锈蚀、磨痕等现象。去年9月30日全国烈士纪念日当天,历时7个月的英烈名录墙改造完成,一座用汉白玉重建的英烈名录墙正式落成。在这面长8.7米、高1.4米的英烈墙上,墙体刻字的烈士籍贯为红色、姓名为金色,轻轻拂过似乎还能感受到他们的赤诚和光辉。

结语:平津战役纪念馆中,英烈名录墙是一个整体的雕塑设计,在刻满烈士名字的墙体之上是由多个人物形象组成的“前赴后继”的一组雕塑,在英烈墙的四周,插满了鲜花。走出展馆,夏天的太阳显得有些慵懒,即便是在工作日的午后,仍有不少游客在纪念馆前的阶梯上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