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期
5月3日
扫描查看详情

画面太美!穿越回明信片中的老天津

清末民初,作为中国最早开埠的沿海城市,天津逐步发展成中国北方的经济商贸中心和金融中心。由于天津的开放程度和地理位置,大量西方的文化习俗、科学思想大量涌入,在中西、南北不同文化的碰撞下,这座沿海城市积淀下了浓厚的历史色彩。随着九国租界在天津的铺设,国际交流也推动着邮政的发展,明信片成为那一历史时期最重要的函件往来。明信片上泛黄的记忆,似乎慢慢叙述着当时天津卫明艳繁杂的历史情景。

梨栈大街:大开洼变成聚宝盆儿

“租界地,真邪门儿,大开洼变成聚宝盆儿。楼比城北高几层,人比城北更摩登。大老爷们拄拐棍儿,小姐太太跺高跟儿,电灯电车那叫闹,买卖家竟是洋股东……”从今日的锦州道经滨江道、和平路大十字路口到营口道这一段和平路,昔日叫梨栈大街,曾是天津最繁华的街区。“梨栈”一词起源于上世纪锦州道马家口一带,在那时是天津经营鸭梨最著名的地方,字号为锦记栈。那时的梨栈大街,鲜货庄里摆满了苹果、鸭梨、炒糖炒栗子大铁锅,清新的果香和浓郁的栗子香气成为了很多人挥之不去的天津记忆。

意租界马可波罗广场:隐居者的天堂

1902年5月2日,天津与意大利公使签订了《天津意国租界章程合同》,正式划定意租界。海河东岸开始呈现出崭新的西洋式现代都市风貌。根据规划,意租界在两条十字交叉的主干线上设计了两个广场,一个以马可•波罗命名,一个以意大利最伟大的诗人但丁命名。最初马可波罗广场被称为埃莱娜王后广场。后来,意大利当局为纪念一战胜利,在这里修筑了一个顶端为铜质塑像的纪念碑,改称为马可波罗广场,于1924年正式落成。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天津意大利租界以其交通便利与街区静谧成为“隐居者的天堂”。

望海楼:西方教会文化的萌芽

在海河三岔河口,过了狮子林桥便可见到一座极具欧洲哥特式风格的建筑——望海楼教堂。这座由法国天主教会始建于1869年的教堂,最初被天津人称为“河楼教堂”,建成次年,还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津教案”。这把大火烧过后,1897年帝国主义利用清政府赔款,在废墟原址重建,增建了角楼。1900年在一次运动中再次被焚毁,现存望海楼为1903年用“庚子赔款”按原形制重建。每逢圣诞,在天津老城厢的不远处,历经沧桑的望海楼教堂仍旧灯火通明,在圣经的诵读声中,曾经的火光流年已不再显现,西方教会文化却早在此已生根发芽。

繁华要数估衣街 宫南宫北市亦佳

清代有竹枝词曰:“繁华要数估衣街,宫南宫北市亦佳”,上个世纪30年代,估衣街开设的绸缎、棉布、估衣、皮货和瓷器等各业商店,驰名华北,享誉全国,成为了天津商业的摇篮。估衣街坐落于东北角和北大关之间,与北马路和南运河平行,西口儿连着北大关,东口儿连着锅店街、单街子、大胡同、鸟市,全长700余米。 “估衣街,一里长,裘皮店来绸缎庄。旧衣花上几个子儿,皮衣只有八块洋。”曾经的童谣已经变成了文字的记载,如今的估衣街虽然繁华依旧,然而当时独当一面的盛况也只是存在于泛黄的明信片中罢了。

利顺德饭店

1861年4月,天津开埠的第二年。一位名叫殷森德的英国传教士来到天津城以外的商业街区上,开始了他传教的第一站,这个位置正是如今的古文化街,当年的宫南宫北街。1863年,殷森德用他传教获得的六百两纹银创办了一间饭店,而他借用了亚圣孟子的一句话“利顺以德”为其命名“利顺德”,又恰恰与其“殷森德”的名字类似,以小见大,可见当时中西文化交融的盛况,利顺德大饭店也由此成为了中国近代首家由外商开办的大饭店。

万国桥:曾经的海河一景

万国桥,老天津人习惯称“法国桥”,1949年之后称“解放桥”。无论是过去还是今日,这都是天津城市最著名、最具代表性的风景之一。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并成立临时政府,提议建设一座名为“国际桥”的桥梁,对中外一切人士开放。1902年,天津开始修建此桥,桥梁共分四孔,采用变高度的连续钢桁架。由于城市交通的发展,20世纪20年代开始筹建新桥。1927年新万国桥建成,遂将旧桥拆除。“万国”一词为当时的语言习惯,上世纪20年代,天津汇文学校举办“万国音乐大会”;1929年,英租界举行万国体育赛马会并发行万国体育彩票;1932年,举行万国足球公开赛……万国桥北连老龙头火车站,南通紫竹林租界地。合则走车,开则过船,“万国桥下过大船”,曾经是海河一景。

天津旧城南市牌楼:畸形繁华

“不到南市逛一逛,白到天津走一趟”,天津曾有一块地方与北京的“天桥”、南京的“夫子庙”齐名,就是当年南市南边的“三不管”。清末天津日法租界初开,该地尚荒僻,两国领事馆无权管辖,中国地方官署亦置之不管,故称三不管。民国后期是“三不管”的鼎盛时期,多数的大饭店和妓院迁到这里,又新开设了“华林”、“群英”、“权乐”几处小戏馆,“三不管”从而畸形繁华。

法国花园:宛如浪漫少女

曾经有人回忆说,民国时期的天津,英租界是金融政治中心,法租界是繁华浪漫的商业区。据大部分资料记载,法国花园始建于1917年,在1922年落成开放。最初,只要拥有入园证,即可自由出入。孔另境在《天津记》中提到“法国花园和英国花园的大小相仿,布置却各异。英国花园仿佛是一个广雅君子,法国花园则宛似一个浪漫的少女,前者是严肃的,后者是热情的。也许就因为这缘故,游人也比较多了。”传奇作家张爱玲曾在天津的法租界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在她黑白色的照片里,也不乏她与弟弟在法国花园里的欢声笑语。这座“热情”的法国花园就坐落在如今的和平区花园路,成为了天津著名的“婚市”——中心文化广场。

结语:三言两语和几枚邮戳,这张满载着故事的卡片开启了自己的旅程。冥冥之中,历史和现实总会达成一些同构,那些封存在泛黄明信片中的天津风光,也似有似无的回荡在如今的春光里。白纸黑字也终有日渐消散的一天,从这些老明信片中,我们又能窥得多少老天津的故事呢?

特别鸣谢:席伟健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