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80期
10月18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小伙痴迷组装“坦克” 为此“患上”强迫症

每个男孩心中都住着一位“军事家”,机枪、坦克、战机,无论是真实还是虚拟,看到这些都会感到灵魂在燃烧。将真实比例缩小,压制出一片片细碎的塑料块,再由爱好者们一点一点剪裁、拼装、上色,在他们的手里,这些模型早已不是“玩具”这么简单的意义,天津80后小伙儿杨威说,他从模型制作中找到了真正的自己。(图文/张静哲)

上图1:杨威制作的模型坦克——米歇尔魏特曼的经典座车

上图2:杨威提供的作品“狂怒”图片

一入模型“深似海”

工作台、喷漆笔、专用涂料,以及堆积在家里各个角落的模型,这就是杨威下班后的大部分时光。2012年,杨威开始迷上了模型制作,“一开始是喜欢玩一些军事题材的游戏,后来就想自己拼装一个,后来发现真的是‘水挺深’。”杨威介绍,模型制作不是简单的拼装,要经过素组、喷涂、上色、旧化多个步骤,由于有晾干等待的过程,一件模型的制作周期长达两三个月。

“也有一些包含内部结构的模型坦克,每一枚炮弹、每一层的构造都要一点一点上色拼装,那种可能要花上半年多的时间。”一有时间就做模型,杨威笑着说,老婆对他的态度是“不反对”。家里的模型越堆越多,对于制作技艺上的理解也有了新认知,杨威和几个朋友合伙编写了一本模型制作的教程,还开办了一个模型代工店。杨威最开心的事,是通过不断的摸索知道了哪种剪钳好用、哪种颜料上色漂亮。

模型制作的成本高,杨威介绍“工具上花费上千,时间上至少三个月,很多人会觉得还是欣赏欣赏就够了。”做模型的这几年,杨威也参加了很多的竞赛、展览,用他的话说,五年前是这群人参赛,五年后还是这群人。在他看来,把一件事情坚持做到极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画”出来的强迫症

每一位模型爱好者都有自己的风格,有些人追求观赏性,杨威则更喜欢真实感。“每次做模型我要查阅很多资料和老照片,这辆坦克在战争中有受损,侧边会缺失几个负重轮,”颜色上的做旧以及场景的布置都增加了很多真实的细节,枯草选用何种材质、路标上应该指向哪里,杨威笑说,他们这个圈子的人,都多少有些“强迫症”。

模型制作不仅考验操作能力,在喷涂的过程中也非常考验一个人的“美术功底”。明暗对比、黑白关系、色彩搭配,甚至哪个角度拍照好看都要顾及到。由于国际上模型的比例较为统一,人物常常是比较“迷你”的,“肌肉的线条感、脸部的表情,尤其是眼睛,非常的难画。”美术、雕塑、摄影,做模型似乎从来都不轻松。(下图为杨威制作的505大队虎王坦克)

不要再做“低头族”

杨威刚结婚不久,老婆是一名幼教,每天听着幼儿园的大事小情,他总是会联想到模型上。“现在的小孩和我们小时候不一样了,做游戏都可以用平板电脑,好像生下来就会玩手机了,”杨威在模型爱好者的这个圈子里时间不长,但是可以明显感受到这种手工爱好的“断层”,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下一步也想推广一下这种儿童版的模型制作,也在和出版社协商编写一本教程,”杨威说,至少想让孩子们能学会动手,通过组装、上色这些步骤学会一些东西。模型制作是一项磨炼耐力的事情,因为模型制作不是一种“快餐文化”,在经过几个月的组装、描摹,才会得到一个令人欣慰的成果,“还真有点工匠精神的感觉”。

虽然开设了代工店,也忙着编辑出版教程,但杨威从来没有将模型制作归类到“工作”里,这还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在这个缩小的世界里,杨威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找到了坚持的理由,他说,自己还会一直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