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89期
12月20日
扫描查看详情

法国教授辞职来津 开披萨店“佛系”经营

做甜品、切奶酪、烤披萨,穿着拖鞋帮快递小哥搬饮料,用爱人莹莹的话说,大卫是个非常“接地气”的外国人。从高校的数学教授,到披萨店的“首席厨师”,大卫说,自己做的事情完全是顺遂心意。说走就走,勇敢追梦,这是不是也算一种“法式浪漫”?(图文/张静哲)

跨越三个国家的披萨大厨

大卫曾是高校的一名数学教授,他坦言,无论是自己还是爱人都有一颗想开一间餐厅的“吃货心”。“小的时候父母忙于工作,很多时候需要自己做饭,所以也慢慢爱上了这种感觉,”大卫说,一方面是工作发生变化,一方面是他一直怀念的意大利披萨的味道,各种契机下,他和爱人莹莹不谋而合,“Casa Allegra”(幸福的家)由此诞生。

法国人在中国做意大利披萨,这件事听起来似乎并不“正宗”。辞职后,大卫和爱人特意回到欧洲学习了系统的意大利餐饮,还考取了证书,这才来到天津开始实施“梦想”。不同于国内大部分“中国化”口味的披萨,大卫的餐厅延续了欧洲街边小铺的风味,从酱料到配菜都可以自选,薄底脆皮,味道浓郁。

午餐爱吃“担担面”

工作日的下午,大卫和莹莹以两份担担面的外卖结束了快速的午餐。“法餐太高端了,” 耗费的时间长、用餐的条件高,大卫使用这样的一个形容词来描述他的家乡菜。在宣传单上,他们使用了“异国大厨,为您定制”的语句,事实上,除了餐品的制作以外,招待客人、餐厅清洁、经营计算也都是由两人全权负责。

大卫和莹莹相识将近十年,来到天津这座城市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问及对天津城市变化的印象,他笑着说,变化太大了。“几年前,我住在下瓦房那边,路上很少堵车,现在坐地铁要比坐车快。”虽然口音上带着浓浓的“歪果仁”味道,但是说起天津的地名,南京路、营口道、西青道,大卫似乎比一些当地人还要认路。

“佛系”经营模式

大卫今年40岁,他坦言,自己很怀念做教师的那段时间,也非常喜欢和学生们相处。“当教师有时会批卷子到凌晨,开餐厅之后虽然没有了寒暑假、周末,但是能保证睡眠了,”大卫明白别人所说的“好工作”,但是他觉得,这是不一样的“好”和“累”。爱人莹莹愿意用“真诚”这个词形容大卫,“他很会为别人着想,开餐厅时他也会特意去收集起来一些塑料瓶,方便送给那些拾荒者。”

“开餐厅之后学到了很多新知识,餐饮服务、会计、管理学,”这是他身体力行获得的。谈到最初创业,除了找地点、租商铺比较难之外,开业三个月之后,他们觉得“太累了”,于是就闭店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后来,即使是餐厅的旺季,他们也会规定每隔3、4个月就要休息一段时间。

梦想的实现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就这样慢慢的进入“良好循环”,有点“佛系”,也有些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