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45期
2月15日
扫描查看详情

末代皇帝溥仪在天津的7年寓居生活

末代皇帝溥仪到天津那年是19岁,离开天津去东北建立伪满洲国是26岁。这七年时间,溥仪和婉容经常出入天津英法日等国租界的社交场所。天津的生活远比紫禁城新潮和舒适,溥仪沉迷于声色犬马——穿西装、吃西餐、用洋货、赌马、打网球和高尔夫球,开摩托车和汽车,暂时缓解了内心中难以言说的焦躁。

逃离紫禁城

1924年11月,西北军阀冯玉祥无视优待条件,派鹿钟麟带兵入紫禁城,逼末代皇帝溥仪离宫。1925年2月,溥仪在日本公使馆书记官池部等人的陪同下,悄悄地从北京前门车站上了一辆三等兵车,溥仪把平素决不轻易摘下的眼镜摘了下来,把他那顶帽子深深地往下戴了又戴。这节车箱每到一站都要上来几个穿黑衣服的日本便衣警察,到天津时,一车箱几乎全是穿黑衣服的人。出站时,溥仪被他们团团包围着裹了出去,就这样溥仪在日本人的特殊保护下,来到了天津。

当夜溥仪等人直奔日租界内官岛街的张园。张园的主人张彪,清末曾任湖北省提督兼陆军第八镇统制官。武昌起义时,张彪带着他的金银财宝和家眷溜到天津,在日本租界里当了寓公。张园占地面积12000多平方米,修建精巧、环境幽雅、设景别致,垒石洞山、池桥亭榭齐备。园内的主体建筑“平远楼”,是一座三层壮观大楼。园中央的水亭颇具巧思,由亭柱内暗藏自来水管到顶,尖端有珠另配双龙,拧开水龙头推动球成“二龙吸珠”之状。

溥仪突如其来,张彪受宠若惊,马上亲自去准备一切,在英商经营的惠罗公司购买上好的铜床三张和全套的外国被褥,又令家人赶制上百件床上用品。在津的遗老遗少也闻讯前来进奉各种用品。

在天津整日吃西餐

溥仪好吃,特别是各种新奇的食物,尤其挚爱的是西餐、西点。吃西餐,是他在紫禁城时就养成的习惯。他曾“赋诗”一首,表达对西餐的钟意:

明日为我备西菜,牛肉扒来炖白菜;小肉卷来烤黄麦,葡萄美酒不要坏。你旁看,我吃菜,一旁馋坏了洪兰泰。口中涎,七尺长,一直流到东长廊。我大笑,把肉藏,藏在屉内满屋香。李志源,曹振光,左右绕桌旁。也是馋,不敢尝。舔着舌,赛黄狼。一会儿,我生气,叫一声:一群东西赶紧给我出中房。哈哈哈,乐倒了三格格, 对着我直说:我皇!……我皇!

到了天津后,溥仪最爱去西餐厅。当时天津各国租界内西餐厅林立,比较有名的有利顺德、起士林皇宫饭店、西湖别墅等饭店,可以吃到英、法、德、俄、意各式大菜,甚至在日本料理遍地的日租界,也有经营西餐的新明食堂。除了去吃西餐,他还常去正昌西饼屋买西点,他的“行宫”设有中西膳房,中膳房有十几个厨师,西膳房有六个厨师,还有一个专做日本料理的厨师。

追求奢华西式生活

在被赶出皇宫前,溥仪将大量的故宫珍宝盗运到天津。为了维持自己的奢华生活,溥仪开始通过各种人物搭桥,出卖盗运出宫的珍宝。为了讲究逊帝的排场,溥仪购置了大量高档消费品。首先,他买进了三辆高级轿车,一辆是淡青色的轿车,专供出游兜风使用;一辆是蓝色的大轿车,专供冬、春两季使用;一辆是黄色的轿车,专供夏季出访迎宾使用。其次溥仪对钢琴、钟表、收音机、西装、皮鞋、眼镜这些西洋物品,买了又买,不厌其多。整个平远楼的房间也不够溥仪使用。

张园的主人张彪为了使这位“蒙尘皇帝”增加起居空间,又在平远楼加筑了第四层,以便放置台球案子,钢琴、大餐桌等。为了防止建楼工程惊了“御驾”,每天开工晚,收工早,又不许发出大的响动,只许悄悄地慢慢进行,所以工程日期拖延了好长时间。

潜出天津卖国求荣

1929年张彪去世后,张家派人向溥仪收取租金,溥仪被迫离开张园迁居乾园,随后将其改名为“静园”,寓意“静以养吾浩然之气”。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侵略我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溥仪在静园里得知这一消息后,认为借助日本的武装力量,实现“恢复祖业”政治主张的时机已经到来。同年,溥仪在痴心妄想着他即将坐上的“皇帝宝座”,又对他此后的前途命运危惧不安的思绪中,换上了日本人早已为他准备好的日本军帽和军大衣,换乘日本军车到了约定的码头,上了“比治山丸”号汽船,闯过了中国驻军哨卡,偷渡过海河,半夜时分抵达大沽港外,登上了早已停泊在那里的“淡路丸”号日本商船,溥仪离开了他”寓居”七年的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