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118期
7月11日
扫描查看详情

潜心雕刻三十余年 他专为蛐蛐打造“容身之所”

夏末秋初,草丛间偶有蹦跳的蟋蟀,也称“蛐蛐儿”,赏玩鸣虫也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民间文化生活。中国的蛐蛐文化由来已久,京津一带尤为盛行。在养蟋蟀的过程中,最有讲究的要数“蛐蛐罐”,天津雕刻匠人徐志华的作品广获认可,一件镂空工艺的陶制蛐蛐罐,他要潜心做上近两个月的时间,他早已把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铸入其中。(图文/张静哲)

虫活一秋 罐存一世

从动画制作到专注于制作蛐蛐罐,将近三十年手工艺的摸索坚持,徐志华笑说,自己也属于所有时代都经历过的“60后”了。蛐蛐罐面向的受众往往是“圈内人”,市场有限,也就决定了做这门手艺的匠人少之又少。“依靠这个生活的确很难,”徐志华说,自己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凭着对雕刻的热爱,加之对于鸣虫文化的深入了解,他在这一行坚持了三十余年。

蟋蟀的寿命大概在一个季度左右,用来存养的“蛐蛐罐”却因工艺精美常被用来珍藏,早年间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在徐志华看来,这是一种接地气的“草根文化”,虽颇有争议,但在泥罐雕刻上却可以施展艺术性,“我的初衷也是想丰富蛐蛐罐的样式,加强工艺性,兴趣也是得以坚持下来最有力的推力。”

烧制 “一半天注定”

拉坯、阴干、设计、打稿、雕刻、烧制,一件不大的蛐蛐罐要经历多道工序。徐志华制作的蛐蛐罐大多以澄浆泥罐为主体,利用线雕或镂空雕刻的技法加以细致描摹,风格大多以中国传统元素为主,典雅沉稳,极具古韵。徐志华介绍,平面美术是雕刻的“基础功”,掌握阴影关系、明暗对比,再加以自己的理解和创作,才能雕刻出极具特色的作品。

“我们做陶瓷的常说,作品放到窑里,天人一半,”由于泥罐对于温度的要求极其严格,非常容易因为温度偏差将泥塑烧裂甚至全部碎裂。徐志华回忆,自己也曾经历过,两个月的心血付诸东流,他苦笑,“某种程度上,做这一行也能锻炼心理承受能力。”

做有灵魂的雕刻作品

在徐志华的工作间内,零散陈列着几件作品,他笑说,自己的作品大多被人收藏,而且一件工艺复杂的蛐蛐罐制作周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在这一行做了这么多年,也不过创作了二三十件镂空的雕刻作品。”有些时候,手艺人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孕育作品,这也是一个注入生命的过程。

手艺人,这三个字代表着手工技法、艺术品味和人性根本,徐志华这样分析,他觉得,好的作品无需太多“炫技”,但唯独不能缺少灵魂。无论何种材质,雕刻始终是一个做减法的过程,徐志华认为,人生和雕刻很像,学会抛弃掉一些多余的、没有意义的杂质,剩下的才是精华。追求极简,坚持自己所爱,或许这才是手艺人最令人触动的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