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51期
4月5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大学的“北洋”往事 徐志摩在这里启程

4月的春光如期而至,天津大学迎来了一年一届的海棠季。从卫津路校门步入,北洋广场两侧的道路上,粉白相间的海棠花阵阵飘香,背后的红砖白墙相映成趣,成就了天大最美的时节。作为天津的众多高校之一,天津大学不仅在学术造诣上全国领跑,其悠久的历史文化也是这座城市瑰丽的宝藏。

北洋大学堂 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

在卫津河畔,伫立着天津市的两所知名高校,天大、南开。天津大学东门是学校为纪念建校一百周年而建,于百年校庆前夕落成。天大东门是整座学校中轴线的起点,与国旗、太雷像、求是亭、敬业湖共同构成了横贯东西的空间组合。从正门进入,是占地1公顷的北洋广场,随着两旁的绿树继续步行,能够看到天大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北洋纪念亭”,天津大学与这个充满复古味道的词语——北洋,有着解不开的情缘。

天津大学的前身北洋大学始创于中日甲午海战后。甲午战败,举国图强,洋务运动实业派代表人物盛宣怀意识到:“自强首在储才,储才必先兴学”。1892年盛宣怀上任津海关道后,开始筹备办学。1895年10月2日,光绪皇帝御笔钦准,成立天津北洋西学学堂,盛宣怀任首任督办,校址在天津北运河畔大营门博文书院旧址。1896年北洋西学学堂正式更名为北洋大学堂,成为了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所官办大学、现代大学。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津京,学堂校舍为敌兵所霸占,设备、文档案卷遭毁坏,学校被迫停办。至1903年4月学堂方在西沽(今河北工业大学红桥校区东院)正式复课。1912年1月北洋大学堂改名为北洋大学校,直属教育部。而后北洋大学也随着历史的洪流经历了抗战几经波折,直到解放后,1951年北洋大学与河北工学院合并,定名为天津大学,成为了诸多学子心向往之的学府。

校长茅以升和他的“老北洋”

中国著名土木工程学家、钱塘江大桥设计者茅以升也曾担任北洋大学的校长一职,至今,“天津大学茅以升班”仍旧是众多怀揣建筑梦的学生无比向往的求学之路。茅以升曾在回忆录中这样赞扬北洋大学:“北洋大学在全国大学中,是建校最早的,因而素有‘老北洋’之称。所谓老,不一定是美誉,老干部、老科学家是尊称,老官僚、老学究就是贬词了。但北洋属于前者,历史虽老,教学不旧。特别在政治上,学生运动也是勇往无前的。北洋校内的几次罢课学潮是可歌可泣的,全国性的学生运动,北洋学生也素不后人。”

1926年,时任北洋大学校长的刘仙洲先生拜访茅以升,希望他去接任结构学教授。当时茅以升曾在唐山交大担任过教授,用他的话来说“对于教书向来有兴趣”,但碍于在北京有工作任务,就商定先去兼课,度过缺人难关。茅以升每星期来天津一次,到了1927年才接受北洋大学专任教授一职。

1928年天津陷入战区,北洋大学停课,茅以升回到南京老家。学生、校长屡次邀请茅以升回到学校继续任职。然而当时北洋军阀专政时期,全国混乱,学校亦动荡不安,茅以升饱受派系倾轧之苦,视行政职务为畏途,因此多次婉拒,然而最后仍接任了院长一职。而后又因时局动荡,茅以升经历了数次的辞职、复职。直到1946年初,抗日战争胜利,北洋大学迁回天津复校。教育部于这年六月发表“北洋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约茅以升为委员兼秘书,不久即由委员会推荐,宣布茅以升为北洋大学校长。

桃李遍地 徐志摩的天津四月天

天津大学素以理工科闻名于世,培养出了走在世界科技前沿的无数“大家”,桃李满天下。鲜为人知的是,中国新诗的先驱徐志摩也是北洋大学校友。徐志摩作为民国四大才子之首,被誉为“中国的雪莱”。他出生于江南望族,表弟是金庸,表外甥女是琼瑶。他少年荣宠,青年得意,与郁达夫同学,师从梁启超,与蒋百里、胡适是莫逆之交。

徐志摩与天津的初次邂逅便是在北洋大学。1916年,年少的徐志摩放弃了对自然科学的研究,考入以全英文授课著称的天津北洋大学(今天津大学)读法律预科,选修的是逻辑学、心理学、中国文学、英国文学等课程,表现出了对文学的热爱。在天津一年的求学生活虽然短暂,但却影响了徐志摩此后的发展方向和文学道路。转年,北洋大学撤销了法科,与北大法科合并了,徐志摩转入北京大学加修了法文和日文。

徐志摩的一首诗名叫《三月十二日深夜大沽口外》,其中写到“今夜守在大沽口外:绝海里的俘虏,对着忧愁申诉……”正是他对天津的回忆。这首诗写于1926年初春,当时,孙岳的军队守在天津大沽口以拒奉军。徐志摩则乘轮船北上,所以在大沽口被迫等了一个星期,于是徘徊在甲板作了这首诗。文中那种厌恶战乱、渴望自由的现实情怀依旧浓烈,多多少少也来源于北上生活对他的影响。

结语:在海棠季期间,大学生们在铭德道上或是弹着吉他唱着歌,或是穿着汉服表演,魔术、音乐、纪念衫,充斥着令人艳羡的青春气息。很多校友也从四面八方回到母校,在海棠盛开的地方合影,追忆着求学时的美好时光。从北洋大学堂到如今的天津大学,这片充满着书香、花香的地方见证着四海学子的归去来兮,也感染着天津这座城市的起伏跌宕,一所城市的文化光芒,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