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86期
11月29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帅大叔和他的“现代典当铺”

在爱好收藏的天津大叔张志强看来,没有什么老物件是“破烂儿”。于是,他独自经营着一家既像典当铺又像博物馆的“委托店”,用自己的出生地谦德庄命名,这一开就是几十年。张志强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穆萨,收藏玩的越来越大,很多认识他的人都称呼他为“穆爷”。(图文/张静哲)

胡子大叔的委托店

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了解决百姓家中的旧物,一些国营的“委托店”渐渐开办起来,那时候,家家户户会把不用的旧物放在那里,等着有需要的人再买走。后来,很多的旧物也被很多家庭遗弃、贱卖,这些委托行也慢慢的被尘封在过去,如今几乎不见踪影。(下图是穆萨收藏的一张“大满洲国”地图,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张二战的“证明”)

每次看到收废品的人把一些老家具、家电拆毁,只取其中的金属成分卖钱,穆萨说,自己特别心疼,“这可能是玩收藏的一种‘病’,见不得东西被糟践。”在这间不大的委托店里,东西从地上堆到了房顶上,穆萨说,几十年来收藏的东西已经数不过来了。除了两间店面,他还租了两间仓库,穆萨骄傲的说“在我这店里溜一圈,少说也能穿越几百年的历史。”(下图依次为为民国时期《妓女请领许可执照申请书》、天津日报创刊号)

特型演员的博物馆梦想

年近60岁的穆萨大叔留着络腮胡子,由于自己收藏有很多民国年间、战争时期的老物件,常常有影视剧组找到他租赁衣服和道具。穆萨本人也是一位特型演员,在委托店的一个角落里,摆放着他的几张“剧照”。

提到自己的收藏,穆萨可以滔滔不绝的介绍上一整天,他说,每一件藏品都有着独特的故事,无论是藏品本身,亦或是他收购的过程。2006年,穆萨将委托店和原本经营的火锅店一起经营,“一边吃火锅,一边怀旧。”随着收来的老物件越来越多,2010年,穆萨把经营了20多年的餐厅关了,专心经营委托店。穆萨说:“我的梦想就是开个博物馆,把这些老物件能够有规划的展示给大家。”

这个“博物馆”的牌匾是穆萨自己做的,也算是他实现梦想的第一步。

希望留下旧物记忆

飞鸽牌“28自行车”、二战时期的电报机、天津日报的创刊号……在穆萨的委托店里,有不少物件都是天津的城市记忆。“大前门、绿叶、云雀香烟,这些烟盒里都是有烟的,之前我有三板,后来卖出去了两块。”穆萨能够准确的说出这些香烟在过去的出售价格,那个年代的市井记忆,也正是从这些小物件一点一点拼凑起来。

通过开委托店,穆萨结识了不少“藏友”,从青年人到老年人,穆萨说,他们中的不少人都为此废寝忘食。最初开始收藏,穆萨以收藏各类纸片为主,连环画、老海报、年画、电影票,都被他整理仔细地保存着。在朋友的帮助下,穆萨开始筹备老电影海报的展览,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坚持和收纳,将这些光影故事和城市记忆被更多的人了解。(下图依次为穆萨收藏的几台二战时期的电报机、各种老影院的电影票)

十几年来,穆萨生活的很知足,“能够维持基本生活,又能继续自己最爱的收藏”这在他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把老物件流传下去,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民俗文化、了解民俗历史,穆萨说,自己会一直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