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46期
3月1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的“洋气”、“贵气”去哪了

1860年天津开埠,开启了中国近代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随着各国租界在海河沿岸出现,天津也进入了商业、文化和现代化都市日渐繁盛的时期。北洋画报上的名媛明星,充满欧式风情的洋楼建筑,还有沿袭至今的西餐厅、影院,曾经的奢靡一时的大天津吸引了太多的目光。而今,繁华依旧的津城也有着不少当年的影子。

利顺以德 英国传教士的天津“创业”

1861年4月,天津开埠的第二年。一位名叫殷森德的英国传教士乘坐美国三桅杆船“丹尼尔•威伯斯特”号来到天津城以外的商业街区上,开始了他传教的第一站,这个位置正是如今的古文化街,当年的宫南宫北街。英国的传教士们最早建设的小教堂和洋行,最初都设在当时的宫前广场。

1863年,殷森德用他传教获得的六百两纹银创办了一间饭店,而他借用了亚圣孟子的一句话“利顺以德”为其命名“利顺德”,又恰恰与其“殷森德”的名字类似,以小见大,可见当时中西文化交融的盛况,利顺德大饭店也由此成为了中国近代首家由外商开办的大饭店。

英法租界真正成型的高峰是在1890年代。当时及以后来津的各国各地各界政要、显贵,大多会选择住在利顺德,并且会在旁边的维多利亚花园、戈登堂留下合影。1890年前后,利顺德改建、戈登堂落成、维多利亚女王花园建成,当时英租界的工部局、俱乐部、兵营、教堂都是围绕这里建立的,这片区域堪称“英国心”。

当年有一个说法“英国人缔造了天津”。这片区域的两条主街,一条是向右伸展的维多利亚,也就是如今的解放北路;一条折而向南伸展的泰安道,一直跨过当年的墙子河,直到如今繁盛的“五大道”区域。1949年后,天津的市委市政府均坐落于此。从利顺德、第一饭店到后来的凯悦,直到十多年前的一百多年时间段里,这里都是天津最洋气、最显贵的地方。

天津也看“西洋景” 九国租界华洋杂处

1870年到1900年,外地人对天津的想象是一副充满着“贵气”的西洋画卷。各国租界沿海河带状分布,英法租界的紫竹林地区形成了天津最早的西洋景观。当时,一些政要来到天津都要到紫竹林看西洋景,看洋货、洋车、海河里的轮船;吃番菜,也就是如今的西餐。

屋顶花园是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天津的一个主要景观,这是天津所独有的。在民国时期,中原公司、劝业场、大华饭店、惠中饭店的屋顶,都是这样一派景象。人们在这里喝咖啡、吃冰激凌、跳舞,过着洋气奢华的摩登生活。当时的诸多名媛,例如赵四小姐和她的很多闺蜜多在天津的中西女中读书,她们开汽车、聚会、看电影、打网球、吃西餐。而当时天津的三大影院,光明影院、蛱蝶影院、平安影院都会放映首轮的好莱坞电影。那时的天津和那时的上海一样都是中国现代性都市的示范。

天津陆续有过9国租界,后来发展成八国租界。华界和租界,上边与下边,衍生出了两种格然不同的文化,而在时代背景下的文化交融也在不断地上演。法租界的繁华区绿牌电车道,也就是如今的滨江道,随处可见的一些缎庄、布庄、店招广告,这些源自于天津“上边”的绸缎庄一直延续到法租界的繁华区域,将天津本土的商号特点带到了这样一个充满着欧式文化的地区,形成了天津华洋杂处的独特城市景观。

当年天津的有轨电车沿线形成了繁极一时商业形态,从北大关开始,自河北大街到北马路、东马路,再到日租界的中原公司、八一礼堂,延伸至法租界。这条路线构建了天津最繁华的商业格局,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而这个格局中一半是中国的商业街区,另一半是日租界和法租界的商业街区。

老天津的四合院 现代文明礼仪的出现

天津卫,不管是港口的军事海防,还是三岔河口所处的地理位置,都充当了北京的“门房”、“门卫”角色。明代时期,天津卫、天津左卫、天津右卫共有一万多人,真正在城里居住的只有700多人。天津的老城里是“城”的发源地,但天津真正的商业中心“市”并不在老城里,而是在南运河以及海河的关上关下、宫南宫北的位置。

天津的老城里有很多的“津味儿”四合院,不同于北京,天津的四合院大多都有一条长长的箭道。四合院中厕所的设置在风水中有很大的讲究,但在那个时代,能够用上现代的卫生设备并不容易。很少有人能够想到的是,早在上世纪初,住在四合院中的天津大宅门,就已经享受到了意大利的浴缸及进口瓷砖这样的舶来品。

鲜为人知的是,1900年后临时政府统管着整个天津的华人社区和老城厢地带。谁家没点灯、乱倒脏水、随地大小便,凡是遇到违反基本公共道德的情况,一律罚款,重则受刑。操办红白喜事、仪仗出没也要由当事人向临时政府申办,这些规定对待华人、洋人一视同仁。现代公共卫生意识及现代文明的种子不仅在租界,也很早在华人社区在天津很早出现了。

1902年,天津开始了另一场城市更新运动,即河北新区的建立,这也是中国人最早开始城市化的进程。这片区域,就是当时最早利用外国城市理念建造中国城市的实验中心,也是北洋新政的实验中心,这样的城市规划一直影响至今。

1912年之后,随着民国的成立,大量的政界要人、皇亲贵族乘火车从北京辗转来到天津;1937年8月,万国桥法租界的一侧,大量来津的民众等着进入租界区,按照朱自清文章中的记载,当年很多人晚上便露宿在万国桥上。在那个年代,很多人选择来到天津生活,也有不少人将天津作为一个过客城市,选择从这里远渡重洋开启另外的人生。

结语:历史一度使“天子脚下”的天津卫成为中国北方最西化的城市,海天富艳,风云际会。历史既曾使天津衰亡,如今又使其复活。

这是有张爱玲儿时嬉戏的法国花园,这是有一代文豪梁启超的饮冰室,这里诞生过名扬天下的大公报,这里有闻名遐迩的北洋大学(今天津大学)和南开中学,这里有一代女侠吕碧城、施剑翘的天津传奇……天子渡口,九河下梢,八国租界,漫步在西洋风情的天津街道上,你会禁不住联想:这里就像一锅西洋风情的高汤尚未煲好,就赶上了一拨又一拨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而天津南北交融、华洋杂处的“洋气”和“贵气”终将成为这座城市永不消逝的文化符号。

口述:徐凤文 整理:张静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