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128期
9月19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大爷有绝活儿:用玛瑙在葫芦上“画龙点睛”

在不大的客厅里,葫芦作品却摆满了半间屋子,用玛瑙刀砑出精细的纹路画面,在亲朋好友看来,高大来的名字早已经和“押花葫芦”这项工艺紧紧结合在一起了。(图文/张静哲)

传承:五代人的手艺生涯

在懂行的人眼中,“高大来押花葫芦”是这门手工艺的上乘之作,画面饱满、层次分明、花纹深刻又富有艺术鉴赏性。押花葫芦是一种中国传统工艺,但在早年间也曾险些断代。由于父亲和祖父都从事雕刻工艺,高大来从小就对工艺美术情有独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在古玩市场接触到了一件葫芦押花作品,在具备雕刻功底的基础上研究押花工艺,多年的摸索和尝试反倒成就了自己的独门技艺。“现在全国能做押花葫芦的不过几十人,总不能就这么丢了,”如今,高大来的孙子高景林传承了这门技艺,也准备攻读艺术类院校。

砑花:赋予葫芦二次生命

“押”也作“砑”,前者表示技法,后者表示工具,手艺人的工具基本上也是自己做的,高大来的这把玛瑙刀已经跟了他四十余年。用铅笔在葫芦上描摹出草稿,再用玛瑙刀一遍一遍的押出花纹。由于高大来的作品层次感突出,往往要进行至少四个层次的压制,远近逼真、线条深刻,听起来简单的步骤,一件作品却往往要经历数个月才能完成。

“用力一定是巧劲,肩膀和手指用力,手腕和手臂仅为辅助,劲儿用得不对,葫芦就毁了,”高大来解释,押花和雕刻不同,虽然花纹遍布,但不伤及葫芦本身的皮面,没有裂纹遵从本体。押花还具备着一定的修复功能,某些名贵的葫芦由于人力意外导致破损,高大来便能通过巧妙的设计和精细的手艺通过押花来“二次创作”,不仅能隐匿破损处,还能提升葫芦的艺术价值,增加观赏性和把玩性。

画面铺满整个葫芦、几乎没有留白,这也是高大来押花葫芦的特点。将二维的画面设计到立体的弧面上,还要根据形态各异的葫芦做出调整,还要具备连贯性和整体性,对于设计者的要求极高。例如高大来最具有代表性的腾龙形象,身体的扭曲和龙鳞的松紧、龙麒的走势都要注意到,细节处方见功力之深厚。

信仰:放不下的玛瑙刀

做一行爱一行,每一个葫芦除了形状不同,软硬、松脆的程度也都各异,手艺人像是中医的“望闻问切”一般,需要根据不同的性状进行力道的把握。几十年的经验,高大来早已能清晰分辨出葫芦的年龄和质地,对于他来说,手艺早就成了生命的一部分。

高大来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除了葫芦押花之外,水墨画、吹笛子也不在话下。几年前,高大来确诊为软腭癌,经过几年的治疗以及一次大手术,如今消瘦了许多,说起话来也有些沙哑,“经历过才能体会到,原来很喜欢吹笛子的,现在想起来就很难过,”他说,虽然精力有限,但只要还能动,就放不下这把玛瑙刀,高大来笑说,“现在很多作品孙子也不让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做不了葫芦了,留着也好。”

高大来今年已经66岁,做了一辈子的手艺活,他赋予自然之物艺术价值,又何尝不是给自己的生命增添色彩。几十年对于葫芦来说不过弹指一瞬,这件在中国象征着吉祥长寿的爬藤植物充满了传奇色彩,匠人赋予它故事和价值,它也回馈给这须臾数年人生一抹惊艳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