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44期
2月8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青帮帮主袁克文:才华横溢君薄命

袁克文(1889-1931),字豹岑,号寒云,民国总统袁世凯的次子,民国四公子之一。后入天津青帮并任“帮主”,民国时期流传“南有黄金荣、杜月笙,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的说法。看袁克文的一生,就像看一段最香艳又最清淡的传奇。他“守得贫,耐得富”,眉目间自有一份从容笃定气度。

风流“皇二子”

袁克文是袁世凯的三姨太朝鲜人金氏所生,因为大姨太未生子女,所以克文从小便被过继给大姨太收养。大姨太对这个儿子十分疼爱,他提出任何要求都会得到满足。

袁克文自幼聪明过人,据说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还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自言“志在做一名士”。因此袁世凯对袁克文有些偏爱,甚至一度想立他为“太子”。大姨太的骄纵,袁世凯的偏爱,造就了袁克文的挥霍、任性、骄奢的花花公子性格,吃、喝、嫖、赌、毒样样都干。后因反对袁世凯称帝,生活放浪不羁,妻妾成群,触怒其父,逃往上海,加入青帮,并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

袁克文一生风流,除元配妻子刘梅真外,他还娶了5个姨太太,她们是:情韵楼、小桃红、唐志君、于佩文、亚仙。没有名分或“一度春风”的情妇那就更多了,据知情人讲有七八十个。

卖字赈灾

虽为风流公子,袁克文在诗书方面的造诣却是颇高。袁克文自小师从硕儒严修等人,严修在天津被誉为近代津门四大书家之一,袁克文作为他的入室弟子,得其真传,真、草、隶、篆全都精妙,信手挥洒,尽至臻境。袁克文写字有其独到之处,就是可以不用桌子,把纸悬空,由人拉住两端,他挥毫淋漓,笔笔有力,而纸无损,为一般的书家所难做到。写小字更为奇妙,因他终日吞吐烟霞,懒于起身,他便仰卧在床上,一手拿纸,一手执笔,凭空书写。写完再看,字体娟秀,绝无歪斜走样之弊。朋友们看了,无不惊叹。

当时上海的各种小报纷纷请他写报头,有些小说也请他题签。一次,一个叫陶寒翠的以其《民国艳史》请他题写封面,他一挥而就。后来小说出版送给他一册,他一览之余,才大为懊悔,原来书中大骂其父袁世凯,从此他再也不敢轻易应酬了。

民国十一年,潮汕大风成灾,死亡十几万人。面对严重的灾情,袁克文将自己心爱的字帖卖了赈灾。一幅为宋朝宣和年间的玉版《兰亭帖》精拓本,克文亲笔在上面题签和引首跋尾。还有一折扇,一面拓有古金银货币,并亲笔题识;一面是唐志君所绘的红梅。

上千妓女戴孝送葬

1931年袁克文死在天津,葬于杨村,终年42岁。袁克文生前花钱如流水,太过于挥霍,所以最后其家人连葬礼办不起。但所幸他还是身为青帮帮主,和身前做的善事太多,所以帮里的徒子徒孙们凑钱帮他办了一场体面的葬礼,而且天津的许多和尚、道士、尼姑、喇嘛等多达4000多人也都前来送其最后一程。值得一提的是,在出殡当天,还有一对特别引人注目的送葬队伍。据悉,那是由上千名妓女自发组织而成的送葬队伍,这群妓女统一装束,头系白绳,胸前佩戴着袁克文的头像徽章。而这一支特别的送葬队伍的出现,更是抢了当时也前来祭拜的徐世昌、于右任等名流的风头,轰动一时。方地山为其撰写碑文:才华横溢君薄命,一世英明是鬼雄。

袁克文有4子3女,子为袁家嘏、家彰,家骝、家骥,女为家华、家宜、家藏,皆为知识分子。其中袁家彰、袁家骝留学美国,皆学有所成,且均加入美籍并定居。袁家骝后来成了闻名世界的华人物理学家,其夫人是被誉为“东方居里夫人”、“世界物理女王”的原子物理学家吴健雄。1973年,袁家骝曾偕夫人访华,周总理接见了他们,并对他说:“你们袁家的人一代比一代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