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回顾

第90期
1月3日
扫描查看详情

天津画家作画“全靠手” 曾被误会“邋遢”

重峦叠嶂、层林尽染,随着山势的迂回一位老者立于山头,背后是金亭,面前是碧水。这样一幅水墨画,让人很难相信完全是用手指画出来的,今年55岁的天津艺术家王勇说,由于很多细节的描摹,自己也曾受到很多质疑,他无奈的笑笑:这的确是完全用双手画出来的。(图文/张静哲)

“文艺范儿”的天津大叔

9岁开始接触画画,成长期间又陆续学习了雕刻、笛子、武术、皮革画等多项技艺,王勇说,有时候真的感觉艺术是相通的,“我现在作指墨画是以中国画、山水画为主,但是也要感谢青少年时学习素描、工笔画打下的基础。”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王勇的“学艺”道路走的并不容易。

“我还算比较健谈,也没什么架子”王勇是位“接地气”的画家,但是他的水墨画却灵雅兼集、清新明秀。从学校毕业后,王勇和当时的很多年轻人一样,进工厂做工人,“天还没亮就起来上班,下了班还要赶去学画画,晚上又画到凌晨,这样坚持了两年多的时间。”由于家庭、父母的支持,虽然学习条件艰苦,却能够得以坚持。

曾经“挂笔”一年

王勇热爱绘画,尤其是风景主题的水墨中国画,他提及,自己也曾“挂笔”一年之久,究其原因,王勇说,画家绝对不能画“油”了。从肌肉到精神,对于绘画这个“动作”太过熟悉,像是吃饭、写字,手拿起画笔便知道该怎么画,王勇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反而有点“伤仲永”。停下来的这一年,王勇也没闲着,他回忆到,那是自己读书最多的一年。

指墨画,王勇已经画了几十年。从指尖、头、甲、节,到掌心、背、侧、面,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双手,却成为了最得力的锋毫笔触。时间长了,手上的一些墨迹已经洗不干净了,王勇笑说,自己也因此而被误会过,“出去吃饭时,人家悄悄说我,这人怎么这么邋遢,指缝里都是‘泥’。”

手指作画“私人订制”

王勇说,自己做指墨画用的是生宣,对作画时间的要求更高,但这并不会影响画面细节的处理。从恢弘的湖面,到细致的船上老者,王勇的指墨画常常被人“质疑”。“有些特别细致的地方,总被人问是不是用了毛笔,”他谈到,自己的画作大部分是篇幅较大的,常常会双手并用,王勇觉得,那种时候真的是一种“享受”。

用作品说话,是化解这些误会最好的方式。由于王勇的画作指法精妙、意韵万千,同时又在画作中融入易理学,有不少朋友常来邀请他作画。“朋友邀请我画耶稣,我先去看了几天圣经故事,”王勇说,画面不仅要给人带来美的感受,更要真实、虔诚,人物要传神,风景要怡然。情达意境,画尽意在,这是他对“画”的理解,也是他一贯秉承的执着。(下图为王勇提供的作品图)